職場生存的硬道理:靠技能與職能

職場生存的硬道理:靠技能與職能

有一次聊天,朋友提到說:「現在的企業對新鮮人真是不公平,要求很嚴苛,這真的不好。」我當下就跟他溝通一個觀念:「每個年代、每個時代,社會新鮮人因為沒有經驗、沒有專業、沒有能力,必然的再進入職場上就是屬於比較弱勢的一方,哪來的不公平呢?」

 

他又說:「像是起薪低、工作多、工時長,這些不都是企業對社會新鮮人的不公嗎?」我問他,沒有經驗與資歷,沒有實際處理過專案或獨立作業的能力,起薪要怎麼高?再來是工作不多做一點,不多了解一點企業內部的各種工作面相,又該怎麼如何給高薪?至於工作不熟悉還有沒辦法在短時間內聚焦公司給予的任務,這又該怎麼縮短工時?

 

他聽了後,還是覺得不對,他說:「但是台灣大多數的企業都是慣老闆,本來就會壓榨員工,他們無所不用其極的硬操社會新鮮人,這哪邊公平?」如果我說:「吃苦當吃補,也許你不會認同,但我換個角度再說,這些慣老闆、爛老闆,之所以會這麼糟糕,也是有人願意去工作,甘願承擔那種爛工作,這一個蘿蔔一個坑,市場有人供給就會有人要,只要大家都討厭不想去那種爛公司,那老闆就有可能不存在。」

 

他說:「你這是歪理,因為資訊不對稱,通常都是做了之後才知道這公司爛、老闆糟,你說這怎麼講?」我反問他:「你難道不能離職嗎?」他說:「那工作不就要在找?社會新鮮人不容易找工作!」我又問他:「那問題是不是出在社會新鮮人在找工作上的競爭力不足呢?如果他能力夠、天賦佳,是不是有可能在找工作上比較容易?」

 

聽了後,他不滿的說:「那又不是每個人都這樣,擁有優勢的人相對少數!」我反問他:「所以你認為每個人的平等是包含了能力、素質、專業、經驗等,都一樣嗎?然後每個人都有著同樣的素養,一起去找工作?你覺得這樣工作相對會比較好找嗎?一些能力差不多的人在一起,即便都一樣優越,那對大多數的企業來講,分辨不出差異,在選人用人上不也是只能看感覺隨意挑?」

 

他想了想,他繼續堅持著說:「企業對社會新鮮人的不公平,這是事實,因此企業有必要實踐自身的社會責任,好好的對待這群社會新鮮人。」我打量著他,跟他說:「企業有其社會責任要實現沒錯,但現實的是進入職場裡社會新鮮人也有自己的責任要承擔,這包含了創造力、生產力、執行力等,令企業成長、協助企業發展,那才能讓企業實踐社會責任不是嗎?」

 

我跟他說:「能力與專業的提升,這賴不了別人只能靠自己,自己爭氣、用心,自然的表現就會讓人看到,要被理想中的企業選上,那也不是難事。但要是那些不爭氣、不用新的新鮮人,無所事事什麼都不做,成天只是怪罪企業不願公平對待,那不也是無病呻吟?企業沒有責任要去照顧那些無法產出效益的人,不論是新鮮人還是資深人。」

 

他可能聽了後有一點感受,回頭問我:「那企業對社會新鮮人的責任,難道不應該是提拔、給予機會嗎?」我耐著性子跟他說:「企業有其責任在沒錯,但不是所有的企業都能肩負起責任,一如所有的社會新鮮人也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對自己做的事情負責,工作是雙方媒和之間的一個重要橋樑,這座橋穩不穩,看得是雙方彼此的認知與了解,企業要能永續經營,新鮮人想要穩定發展的工作,互相都得要付出相對足夠的擔待,那才有可能達成某種程度的對等平衡。」

 

「社會新鮮人找工作遭遇阻礙與挫折,這些再正常不過,不用特別放大或是去強調,因為所有人都曾有過類似經驗,只有少數在校時代就因為表現卓越、突出,早早就被那些大企業給預定之外,大多數人再一腳踏入社會時,都要面對同樣的標準、眼光,這無足掛齒,唯一要計較的事自己能不能凸顯出社會後被企業看重的價值與優勢,除此之外其他的都無關緊要。」

 

不要怪罪外界的不公對待,大環境不好或是經濟不好那些,對多數人來講是一種感覺,可事實上,有些公司一樣能在逆境中成長,有些表面上看起來很好的公司,可是骨子裡卻爛得癌症末期準備往生,所以要選擇什麼樣的公司,那都是自己做出的選擇,既然做出了,那就不要去抱怨,因為自己有選擇一次的權力,同樣就有選擇第二次的權力,找不到好公司,並非好公司不存在,只不過每個人認定的好不同而已,唯一真實的就是令自己變得更好、更優秀、更卓越,那才是真正職場上求生存的王道與硬實力。

 

將那些用來怪罪企業不公平的心思,用在提昇、強化自己,做出自己區隔出與其他人的不公平,贏在起跑點上,這層意義才鮮明、有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