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可以

相信自己,你也可以

曾經,我是在一個完全不被期待,甚至被放棄的家庭中長大,在那段人生的歷程裡,每天看著天空,心想著世界這麼大,但為什麼就是沒有一個地方願意包容,願意給予多一點的關愛。有一天,我媽突然這樣跟我說:「對不起,在你小的時候沒有愛過你,而你父親又因為成天酗酒,我得工作養家,所以在你最需要家人的時候,沒有人在你身邊。」

 

母親的一段話,勾起了我的回憶。

 

幼時的回憶雖然模糊,但某些事件卻意外的清楚。我記得從大約五歲開始,那時就幫我爸到附近的雜貨店買酒、買煙,那時,我已經知道什麼是借貸、預支,因為好幾次去買,我沒有帶著任何一毛錢,只因為父親他的一句話,我就得到巷口雜貨店去買,不論當時雜貨店阿姨說什麼,我就是得乖乖的把東西帶回去,不然到家又是一頓毒打。

 

在這種日子下長大,其實對於人生或未來,早就沒有什麼想像,每一天都在想著「活著好」還是「死去好」,反正那種日子看來沒有盡頭,怎麼樣都是差不多,活著跟死的好像沒什麼兩樣,曾經想不開敲破玻璃割手臂自殺。雖然,沒有死成,但人生就像是那條裂開的傷痕一樣,從此之後,在我的生命中就多了條裂痕,一條永遠無法補上的裂痕。

 

母親因為忙著工作,更遑論顧家,每天加班到很晚,下班後還得打點我跟弟弟,至於我爸則是喝得爛醉,母親能夠煮頓飯給我們吃已經奢侈,更別提她完全沒有心思陪伴在我們身邊。長期與父親相處的母親,因為壓力很大,所以從那時候她的人生就只有麻將。我忘不了連續好幾個夜晚,夜半時分,母親騎著機車,我抱著她就這麼熟睡著,層有一次睡到差點掉下機車,還被一旁路人給扶了起來。

 

小學一年級的時候,每天腦袋裡都在想著「要怎麼樣才可以逃離這種家庭,逃離後又有誰願意收留。」念頭一天比一天強,但不爭氣的我,沒有打定主意逃家,最後還是選擇留下,繼續承受每一天,重複不斷的惡夢。在這惡夢裡,我慢慢的萌生一些想法,一些能夠讓我活下去的動力,每日都在琢磨著這些,不斷想像著,是否能有一天,我能夠靠自己的能力,好好的在這世界上闖出一番名堂,靠自己的實力,腳踏實地的活著。

 

我不是個很會念書的小孩,從小就被老師打到大,常常不是被罰站就是罰寫,書裡的東西,不管老師怎麼說我就是看不下去。有人可能以為我不看書是因為愛玩,事實上,我大多時間都是看著天空,看著一望無際的大地,就這麼望著,我不知道要找尋什麼,只是看著、想著,想像如果我的家庭可以跟別人一樣該有多好,想像一下人生還有沒有其他更多的可能。

 

書念不好,很快就被丟到放牛班。認真供我上課的母親,也因為我不愛好讀書而放棄我,雖然,我知道她心中的期待一直沒有少過,但相較於我弟,不會念書又不會考試的我,自然而然的就成為母親心中特別關愛的對象。我媽將所有人生未來的期待投射在我弟身上,又將我父親加諸在她身上的壓力轉至給我,她很常對我動脾氣,又有個考試考不好的理由,所以從小到大就是活在每天給媽媽打、父親揍的日子之中,生活反而因此有了重心,那就是「怎麼樣才能挨過每一次的痛,痛過後又有多少日子可以珍惜,直到下次又將來臨。」

 

生活沒什麼改變,一直從國小、國中、專科到畢業,學校老師總把我當問題學生,不論是表象的狀況,還是學習態度上,擺明著我就是一個很不受歡迎的學生。印象中,有一位潘姓女老師,在我國小三年級剛入學的時候,莫名其妙痛打我一頓,然後叫我母親到學校來,接著回到家後又再次被痛打,只是,從頭到尾我竟然完全不知道為什麼我會被打,不論我怎麼解釋家人就是不聽。

 

我人生第一次被父親從四樓摔下三樓,正是那一天,骨頭斷了還得自己去看醫生。

 

這段與家人相處的日子,他們沒有一天激勵著我,只有不斷挫折我,告訴我人生毀了、爛了,沒有什麼好期待,頂多當個要飯的,想要有個像樣的工作幾乎是不可能。講歸講,母親還是相當盡責,她每天該煮的飯不會少,該要我去補習念書的也是沒停過,但考試考不好,不僅是她的夢靨,同樣也是我的,所以,每個學期大考,我都做足心理準備,因為成績不佳就是一頓毒打,最重的一次將我打到吐血了。

 

大專聯考時,我註定是落榜的那一個人,家人根本不抱持著任何期待,尤其沒有一天清醒過的父親,他連我要考聯考的事情都不知道,直到我考完他也不清楚,甚至到結婚那一天,他根本完全就狀況外。一如所料,考試考得很差,只有吊車尾的成績勉強可以擠進專科學校的機械工程科。母親認為,橫豎都要出社會,該讀的還是得讀,即便學校不好,拿個文憑是文憑,於是我就這麼一腳踏入專科學校。

 

我的學生時代過得並不順利,至於原因,我想不用多提大概也知道為什麼。不過可能是隨著時間與知識的增長,兒時的那些極度負面想法,慢慢的消逝,父親常態性的家暴也不是那麼有感覺了,母親也懶得將脾氣發在我身上,轉而用消極放棄的態度看我,我自己反倒落得輕鬆,知道自己在家中不用向過去那樣擔心受怕,只要顧好自己,日子自然而然會一天又一天的過下去。

 

那時,我還是不愛念書、不會念書,再加上身邊沒有朋友干擾或是說沒有人願意與我當朋友,所以我有很多的時間去思考,去觀察,去看那些人們平常沒有注意的事情。雖然我不愛看書,但我卻很愛看漫畫,所以我從漫畫中去找尋很多想法,看到很多創意,得到許多啟發,我看漫畫的形態沒有設限,不論是從歷史、社會、科幻、冒險、青春、運動、少女、浪漫、愛情、空想等,所有題材都看,知識獲得的管道不是漫畫,相對就是動畫。

 

除此之外,唯一能感謝我母親的一點就是因為她沒時間照顧我,所以電視遊樂器變成我的全部,只要眼睛張開我就窩在遊戲的世界裡,每天都在玩,不僅可以藉遊戲發洩家人對我紓壓,同時還可以讓我放空,將自己的世界轉換到遊戲之中,去感受那只有我,沒有別人的世界裡,那段時間是我人生唯一可以休息的片刻。但有趣的事情來了,從原先的玩,慢慢變成研究,我開始研究遊戲的架構、介面、系統與設計,甚至還有包裝,包裝上的文字,在小賣店舖張的海報等,那些事物吸引到我,讓我更加深度的投入其中。

 

似乎,個性跟知識的養成就這麼而來,從漫畫、動畫、遊戲這三個不同的休閒領域,我找到一些東西,那些東西是我有興趣又願意投入心思去了解,沒想到意外的成為我日後跟人溝通邏輯建立的來源。再者是,一個人專注的時間,少掉許多社交干擾,我做事很容易一下子就專心聚焦,很快的可以看出一些事物本質上的不同,漸漸的培養出一種敏銳度。

 

最近,有朋友說:「紀香,你現在很成功,你真的很棒!」我聽到對方用到成功兩個字,突然間心中感觸很多,因為至今我從不敢說自己成功,甚至認為我離成功還相當遙遠。只是,在三十年前,那個還是五歲的我,看不見未來找不到方向的我,曾經一度尋死的我,想要逃家離開的我,應該完全想像不到三十年後,我能在這邊分享一小段人生故事,然後站在台上跟人分享著工作經驗,而那些曾經討厭我、抵制我、排擠我的人,讓我認為人生不可能會有起色或轉變。但現在,我的生活過得平淡舒適,有個家庭,有一位親愛的太太與摯愛的小孩。

 

人生,永遠不知道下一秒鐘或下個角落會看到什麼,只有你跨出那艱難的一步後,慢慢的生命齒輪將開始轉動,轉到下一個連你、我都不知道的未知可能,然後,你會知道,你一定會知道,「你也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