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用腦來駕馭問題與狀況

多用腦來思考駕馭問題與狀況

 

「部分台灣人不愛動腦,只喜歡套版或是速成,導致某些人利用專業術語能夠輕易的擺弄對方。」在塗鴉牆上看到類似的說法,其實感觸真的很深,尤其是當講師之後。

 

以前,我也不懂什麼叫一步一腳印,一點一點苦幹實幹,用腦袋想辦法,用辦法找做法,然後用做法出解法。總以為有什麼快速的方法可以解決問題,甚至一度還認為某些人就是我職場上的答案,以為巴結他們往後的人生就可以一帆風順。

 

成為講師之後,感受最深的是有一次,學生問我:「老師,你講這麼多,我又不一定做得到,有沒有什麼速成的方法,讓我一個步驟一個步驟的去做,做完又一定可以做出你所說的成果。」其實,當下心裡面是有答案,可我卻回答他沒有。

 

「因為,做的人不一樣,背後支持的經驗、專業所影響的反應也大不同。」

 

面對問題時,很多人選擇逃避,這邊講的是「自然的無意識選擇逃避」,不是他刻意不去面對問題,而是已經很習慣「不去思考處理問題的方法與步驟,只是在原地空想、肖想,最終變成妄想。」我在想像力與觀察力的課堂上,曾經試驗過幾次,我的題目是:
「現在你被指派要做一架太空船上太空,你該怎麼做?」

 

大多數的同學,通常第一個反應是:「我怎麼會知道?」而當我給了他們第一個暗示:「不是只有你一個人做」時,接著學生們才開始慢慢有反應,很少有人會聽道題目就立刻反應。除了一位我印象特別深刻的學生,他的表現優越,令我一直想挖角他過來

 

他反問我:「為什麼會被指派做一架太空船?那背後的理由是什麼?這會影響整個計畫,甚至是最終要做到之目的能不能一致,都有相關連性。」這個問題,很快的激起我們兩個人的討論,當下,激盪出許多瘋狂、隨興,但卻又不可思議的可能性。
舉另外一個例子來說,我問一位朋友:「你工作這麼多年都沒有長進,你希望薪水可以提高,請問一下,你有沒有想過該怎麼做、該怎麼改變才有機會讓你的薪水提高?」他竟然回我:「誰知道?誰會知道該怎麼做?那你又知道嗎?你知道的話可以告訴我嗎?」

 

生活周遭常常會遇到這些例子,倒也不是說他們怎麼樣,而是最近發現許多人面對問題時,用腦袋處理問題的能力明顯變差,邏輯能力不好就算了,可更甚者,有人直接跟我說:「要動腦的事情不要我來做,那我一定做不好,腦袋不好使,別要我多動腦。」

 

我一直認為,人類是因為懂得思考,理解用想像力去把許多不可能的事物,經由雙手來實踐、實現,才得以偉大,如果連運用腦袋的能力都喪失了,那最後也只能淪落於被有心人擺布的窘境,可真的到了當下,這才發現自己所遭遇之不公、不義、不平,似乎也太晚、太遲了。

 

多用腦沒有不好,沒事多用腦一樣可以很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