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為何我難以親近的原因

 

TMYHLN7I7J

 

那天,被同事說了句:「你這傢伙真的是層層包覆起來,很難懂又很難接近!真的很不容易靠近你!而且你好放不開!」 他這句話,我想了好久,他說的沒錯。分享我個人的小故事,或許跟他說的這句話沒有太大關係。

 

我有一位很欣賞也很喜歡的同事,在工作中,我總是很倚賴他,他很年輕、有活力、想法多,是個非常值得栽培的年輕人。也因此,我花了很多很多時間在他身上,分享許多經驗、技巧跟方法給他,我總是這麼跟他說:「如果你能在這年紀就看到我們所看到的,你的未來一定比起任何人要來得更多可能。」

 

共事的那段時間,我傾全力教他各種專業,告訴他做事的方法,讓他知道怎麼樣可以做得更好,有時,甚至會當他的生活導師,給他一些我過來人的建議,只因為我覺得他值得比現在更好的機會,他是一位我覺得不該只有如此的優秀人才。可以的話,我會帶著他做許多思考鍛鍊的活動,期望提昇他在專業領域的增長。 我承認,我的期待很高,給了他很大的壓力,他的狀況一出現時,身為主管的我責無旁貸,跟著他一起默默承擔。他表現不好的地方,我總第一時間先跳出來提醒、指責,避免讓他成為被其他部門責備的對象。

 

我們有一段時間感情很好,我好多話跟他說,對於工作的壓力也很高興有人願意傾聽。我這輩子很少主動請同事吃飯,主因是大多同事不大喜歡跟我吃飯,畢竟碰到我除了公事之外,能談的話題總給人嚴肅的感覺,所以倒也像是個絕緣體,少有人想跟我多相處。我自己也識相,想說大家不喜歡那就不要勉強,免得讓人不舒服。可為了他我破例,我想,也許多跟大夥們增進感情是必要的,那年我做了很多從未做過的事情。

 

直到有一次,我去茶水間倒水,聽到他跟別的同事閒聊,剛好聊到工作的事情,而我親耳聽到他說:「你知道嗎?跟紀香工作好累,他有夠煩的,每件事情都跟的很緊,好像缺乏安全感。更誇張的是三不五時就覺得自己很行,教了一大堆有的沒的,還自以為很厲害。最讓人討厭的是他不知道有多少人討厭他,約大家出去吃飯,因為沒人敢拒絕,只好勉強出席,超討厭的。」 「還有他到底在逞什麼強,在別人的主管面前說我的不是,這分明就是要讓我難堪,真不要臉,還說他是我的主管會主動守護我們。而且跟我分享很多他的心情跟看法,搞的讓人覺得很無奈,誰想聽他講這些,要不是他是主管,我真的很不想看到他。」

 

茶水間旁邊,兩個人嘻嘻哈哈的講,而我停滯著,動也不動的什麼反應都沒有。

 

後來,透過不同的管道,我才知道原來他對我有多討厭,甚至把我當笑話在看,拿著我曾經跟他說的話來作為茶餘飯後的話題。他在表面上都一如往常的表現,雖然心理很難過,可卻還是依舊希望能在工作職場上帶給他一些收穫,所以我逐漸改變自己的方式。不再刻意的去做什麼事情或是說什麼。

 

「為什麼你專案時程沒有盯好?為什麼你該寫的企劃案一直延誤?為什麼很多要執行的工作你都沒有做?」當我在問他這些話時,其實想要聽到的是他所遭遇的困難、限制惑障礙,因此一點一點的引導他,可卻沒想到這變成後面引爆的起火點。

 

一次會議,跨部門在溝通交辦事項,討論許多工作往來的內容,而討論到他的項目時,他因為沒有做好的事情被其他部門主管問到,我這次沒有特別說什麼,只是說會後儘速檢討改進,可他似乎不滿意,他跳出來說:「這要問紀香啊,他是主管應該要幫我們解決問題,可是卻沒有解決,到底誰是主管,問我我又怎麼知道。」 我靜靜不語,緊皺著眉頭,呼吸沈重的看著對方主管與他。

 

我想,或許是很多事情我沒做好,才讓他有這樣的反應,但我卻沒有想到可能他根本就是討厭、反彈,但我卻自顧自的去做。跟那位同事分開到現在很多年了,後來才從其他同事那邊聽到當時他跟一群同事,常常在背後數落我,說著許多不是。 事情有必然因果的關係,我相信是我自己做不好、做錯的地方多才會這樣,也因此過程中不停檢討自己,告訴自己該怎麼做才會正確,只是每當我付出在別人身上的心力越多,心也就碎的更徹底。

 

為什麼我會給人一種層層包覆的感覺?或許是因為對人不再期待,就事論事公事公辦,其他多的也就不去計較、不去想像,反正,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我的人生也不會有別人來替我負責,只有知道自己每天要過下去的路該怎麼走,那就如此繼續走,好或不好、對或不對,那都是漫長人生裡的一小部分插曲。

 

 更大的一部分是我希望每個人都可以靠自己的方法過得好,需不需要我一點都不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