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犯上頂撞上司

GNSW6aFjMjngo.FgJKJrTg

 

日劇「半澤直樹」紅透半邊天的時候,有一位記者問過我這問題。

 

他說:「職場上很多員工對主管不滿,但就你的觀察,你覺得有人真的敢頂撞上司嗎?像是日劇那樣子,狠狠的以牙還牙,加倍奉還嗎?」他的問題我沒有直接回答,因為那不像是個問題,比較像是他的猜想。我跟他說:「過去,我曾經頂撞過上司幾次,最嚴重的時候還跟對方打了起來。」記者聽到面顯驚訝。

 

那次是我們對事情的看法不同,產生了嚴重衝突。他堅持他的立場,而我也堅持自己的,但不論是哪一方,都沒有完整的立論依據支持著自己,以致於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沒有任何一方願意退讓,後果就是兩人開始爆粗口,到最後在辦公室裡互K了起來。起先,他仗著主管的位階硬戳了我擠下,而我則是直接把他的手推開,兩人從原本的口角糾紛,越鬧越大搞得在會議室裡叫囂,再來就是互相推擠,接著就一發不可收拾。

 

記者問我後來怎麼了。那次過後,我們兩人從工作崗位離開,各自都回家去冷靜,因為嚴重影響到公司其他同仁們的情緒,我們兩離開前,先站在辦公室中鞠躬彎腰,深深向所有人道歉,並回家檢討自己等候公司處置。那次算是此生中在辦公室衝突裡鬧得最大也最難收拾的一次。起因就不探討了,但是就當下我們兩個的情緒屆臨爆發之際,彼此都忘了最重要的「目的與結果」。兩人礙於面子拉扯不下與情緒持續高漲,最終都忘了彼此的身分。

 

總經理隔了兩天,把我們請到辦公室,詢問我們當天的狀況,此時,比較能夠冷靜的去面對處理問題。他聽完兩造雙方的說法,他給了幾個結論。他說:「辦公室是大家的,雖說常有人講在會議室裡可以大吵,但出了會議室的門就要當一切都沒事,這還是建立在彼此互相尊重的前提之下,並非說你們兩位想吵就真的在會議室裡吵起來,這對公司的氛圍會造成相當程度影響。」

 

「再者是,他是你的主管,你是他的部下,不論他的觀點對或不對,就他這職階所負起的責任,你也該尊重他,畢竟如果從資歷或經驗來看,身為主管的他或多或少就是比你在職場上多一些,你應該做到適當尊重他。」總經理說完,我默默不語。他又說:「你是他的主管,既然身為主管,你有權力做好管理責任,但你也應該懂得怎麼去理解部屬的心,講白點,部屬對一件事情有想法是好事,你如果選擇閉耳不聽,只想聽那些你心中想聽的,以後將不會有部屬願意跟你分享他們對工作或事情的看法。」

 

總經理:「我常跟大家說,公司是一個開放的環境,本意是希望大家可以打開心胸,有話就說,只要能對公司好的,很多的想法都願意聽聽,但這前提不代表著『我跟你說之後,你就一定要接受,或是我聽到你所說的,我就一定要做到。』在溝通的過程中,大家總會先設定一個立場,在探討過程中,用這立場來看待這個人,而非看待這件事情。舉個例子來說:『這個人過去怎麼樣,所以就假定他看待這件事情會用那些過去來面對、應對。』如此的討論,並非真正打開心胸。」

 

我跟主管兩人聽得認真,總經理分享他對公司的看法。「這次你們兩人在公司起得爭執,剛好作為機會教育,相信二位沒有什麼理由多做解釋。以下我會做出些決定,請二位尊重我的決定。」我們兩點點頭。總經理說:「你身為部屬,其主要任務與職責就是執行主管交辦的事項,這是組織制度,也因此,為了公司未來風氣良性發展,留職停薪兩個月。」我聽後嘆了口氣。他再說:「你身為主管,應該要負起責任與義務帶領好團隊成員,但你卻意氣用事造成團隊的不協調,以你該有的氣度與態度,都有違公司對你的期待,留職停薪一個月。」

 

那次之後,我深刻的從職場中學習到情緒管理的重要性。有時候可能只是因為無謂的執著,一口氣之爭罷了。像是現在回想過去,會發現那時候的爭執完全可以避免,或許不是我退讓,而是停一停思考,緩一緩情緒,細心去理解對方所說的是什麼,想要表達出來的意思又跟我有沒有什麼相類似之處,而非堅持己見,拿情緒面對事情,產生不必要的衝突,導致雙方最後惡言相向。

 

我跟記者說,情緒管理是職場上最不容易的一件事情。直到現在,還是會因為對事、對人的執著,導致互動的過程中,帶有非必要情緒的參入。回到問題上,並非敢不敢頂撞上司,而是知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對方做了什麼,自己又應該做何種正確的反應來應對,並非純粹的只是意氣用事,拿情緒來面對情緒,那只會讓事情變得更糟,畢竟激情過後,還是得回歸現實,唯一的問題是,當激情過後,還回得來嗎?

 

曾有位執行長說過:「職場三大禁忌,以下犯上、陽奉陰違、虛而不實。」「以下犯上。於公司既定制度裡,為了執行命令的貫徹與順遂,職級劃分有其必要性,不同職級負擔起不同程度的責任。陽奉陰違。這是組織團隊裡相當忌諱的事情,要就團體一心,要不就攤開解決,做人表裡不一,影響團隊發展至大。虛而不實。做幾分事說幾分話,不要浮誇、澎風自己做的結果,務實不要務虛。」

 

記者問到:「頂撞上司的過程中,對你帶來最大收益是什麼?」我想了想:「當下最大的感受就是『爽快』,但事後卻是『懊悔』,沒有別的,如果可以選擇的話,我會試圖用別的方式來處理與面對,而不是出自於本能情緒的反應,甚至可以的話,我會寧可不把心中話說出口,只是靜靜的聽著主管所說,並試著去理解他的立場與觀點,至於最後到底可不可以接受,那就等待消化過後再來做決定也不遲。」

 

「那你難道不會覺得這憋在心中很不舒服嗎?」記者問。「看狀況吧。我自己當主管的時候,很清楚知道自己是個不怎麼好相處的主管,我相信有很多同仁想對我發飆。換位思考想一想,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一套思考脈絡跟邏輯,我們在團體裡本來就得包容各式多樣不同的聲音,不論是好的還是壞的,這團體要能共存、共生,必然得建立在各種共同的價值觀之下,要是我只在乎自己心中的感受,只注意自己舒不舒服,充其量我也不過只是活在自我的世界之中,無法融入團體,過著同床異夢的日子。」

 

「我不是選擇不頂撞上司或受限於職場文化而不敢,而是因為知道哪些事情該做、哪些事情不該做,為了顧及一些我所在乎之事,為了我自己之外還有其他人所在乎之事,也因此,是不是要頂撞上司已經不是優先考量,反倒是考慮整體環境的氛圍與大多人的利益之下,做出我認為可以做與應該做的事,也就是做對的事,而不是等做錯之後再來把事情做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