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在工作中尋開心,免了。但是想找樂子,這才是。

R66E2T133W

 

最近偶爾會接到年輕工作者撥過來的電話,聊聊一些對工作的看法或是想法。大致上,會撥電話過來的朋友,不外乎就是對現況不是很滿意,用個籠統的歸納法,也就是「工作做得不開心」。因此想找人聊一聊,做個現況的分析與整理。

 

我的回答沒什麼特殊之處,也是這幾年我唯一體悟最深的感受。 工作,或許跟熱情有點掛勾,但絕對不是呈現正相關。而工作是不是要依循著興趣去做,從中再去找尋快樂,我個人認為快樂這檔事,還真勉強不來。不說別的,事情不是出自己真心想做,也不認為跟自己有太大關係,不論這事有多重要、影響有多少,都不可能成為尋開心的理由。

 

領悟到工作跟開心、高興沒有太大關係後,那才是真正工作的開始。

 

過去,我總會認為薪資低、工作重、心情悶,但只要工作可以開心,什麼都好談。可這麼多年工作下來,不難發現想要從工作中取得開心,唯一真正的那一瞬間,也許就是達成某件事情、完成某個成就,可卻稍縱即逝。開心、高興不過短戰一剎那,可過程中的痛苦與難過卻是持續不中斷。 這也是為什麼,真正在工作中尋開心這件事情擺明就是自己討苦吃。 我以為跟著興趣走,自然而然的開心也會跟著上來。事實上,興趣變成工作的一部分時,那也不會是興趣了。那依舊只是工作之於生活的構成元素罷了,想要真正從興趣轉化成為開心,這條路又是太抽象、太模糊、太夢幻。畢竟,真正做自己有興趣的事情時,也不代表開心就會存在。

 

興趣可以很多種,尋開心也是,沒理由非得跟工作綁定在一起。

 

後來看開了。與其去體會「苦中作樂」的藝術或技巧,倒不如認清現實,要苦就一直苦下去,可苦得苦的有道理。因此,我稍微的轉換一下「尋開心」這一詞,變成「找樂子」。看起來似乎差異不大,但情境卻截然不同。把情緒抽離、把感情切斷,看事,純粹回歸到原始,也就是「好不好玩,有沒有趣?」 某種程度來說,是另種麻痺自己的做法,可卻把情緒給隔開。

 

工作沒有簡單的、工作沒有常常在那邊幸福久久、工作更不可能什麼事情都不用耗盡所有心思,老天就自動送你大禮,讓你躺著幹到天荒地老。這種天方夜譚裡的故事,並不適用在現實世界之中。因此,懂得去除本位立場,退去所有情緒的控制,讓自己之於一件事情,變成「玩樂」的心態,相對單純點。

 

我跟朋友分享,看工作,釐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麼,清楚就好。接下來,去想想看這工作之中,哪裡好玩、哪裡有趣。舉個例子來講,玩線上遊戲,重複的事情每天做,這真的好玩嗎?同樣的怪一直打,這真的有趣嗎?其實,仔細去想想,同樣的事情做久了,還真是會悶。即便如此,那又為什麼要這麼做?

 

「因為目標與得到的成就夠明確,所有付出能夠看到可被轉化之成果。」 所以,即便同樣事情反覆做,做起來又無聊、又乏味,有時甚至還覺得沮喪、難過、痛苦,為此輾轉難眠,但我依舊打開遊戲,同樣事情再來一輪。為得沒有別的,不過就是一個看得到,可以被期待的結果或成就在前方,而過程中的每件事情不過理所當然成為達成目標前的必經之路,這時,無關情緒、無關感受,只有純粹、直接、簡單的道路在眼前。 找樂子,也就是從那堆無聊、單純、重複的事情裡,找出有哪些好玩的元素,用著淘氣、調皮、冒險、無聊的觀點來應付、應對。讓原本一件看來枯燥乏味的事情,一下子有了做的意義、完成的使命。舉個例子來講,遊戲玩久後,同樣的事情做多次,大家就會比誰快、比誰強、比誰最準之類的較勁。 此時,樂子從中而生。

 

拿惡靈古堡這款遊戲來講。破關一次之後,玩家會想要拿到一些隱藏寶物或武器,重新玩一次,此時可能難度從原本的Normal變成Hard,甚至是Extreme等,每次玩的難度越高,越有挑戰性,樂子就越多。可本質上來說,遊戲有什麼不同?基本上大同小異,只不過怪物變強了、武器變弱了、角色變得容易死。然後呢?全都破關之後,就沒有什麼樂子了吧? 樂子,就是挑戰自己的極限,試圖去證明一些自身的能耐。 人要找樂子,花樣可多了。當玩家各難度關卡全過了,接下來就比誰可以裸身不拿武器破關、比誰可以在最難模式裡用最短時間破關、比誰可以從頭到尾不被怪物摸到一下就破關。看起來很無聊是吧?日本出品這款遊戲的公司,能夠讓你上傳你的戰績跟其他人比較看誰在最嚴苛的條件下,過玩此遊戲。

 

過程中,做著同樣枯燥乏味之事,尋求突破極限嘗試各種可能,挑戰自己。 慢慢的,一件事情做多了、做久了,從菜鳥也會變達人,從達人又會變神人。變成遊戲排行榜裡被人膜拜的榜首,而身為榜首的玩家,得面對每天出現不同的玩家來上門踢館挑戰,樂子,又從中跑出來。通常職場上,我們把這種人當作是競爭對手,有競爭對手,事情才會變得好玩,不是嗎? 好比小丑發現蝙蝠俠跟他屬同類型的人,小丑不想殺掉他,只因能取悅他的只有蝙蝠俠,留著蝙蝠俠活著,他的人生才變得完整,才得以有趣。

 

工作也不過如此,我們每天坐著同樣的事情,如果都是用同樣的想法去面對所有的事情,那唯一會重複的就是那個令人「苦悶」的過程或情緒。但,每一次做同樣的工作,都給予一些不一樣的好玩元素,試著在工作中找出一些樂子,也許結果不一定是自己想要,但就像我同事分享的:「偶爾調皮搗蛋一下,看看不一樣的世界,也沒有什麼不好,對吧?」 我現在不論接到什麼樣工作,幾乎也不大去想自己有沒有興趣,只會回頭去思考「這事好不好玩?這哪裡有趣?裡面有沒有什麼值得讓人去挑戰玩味的項目或元素,我可以拿到什麼樣的獎杯或獎項。其中又有誰會跟我競賽,有沒有機會跟那些商場老將、大將們一決高下。」換個角度去思考,眼界與格局頓時間完全不一樣。

 

找樂子,比起尋開心要有趣多了,找出工作中好玩之處,去鑽、去磨、去戳,或許那些過去始終遍尋不著的可能與機會,就藏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