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出了什麼問題

20150701075819

 

週末兩天順手翻一下塗鴉牆,看到不少朋友分享對教育的看法。要談整個教育大架構,對我而言有些太遙遠,看近一點,從我個人經驗與看法開始好了。

 

民國80年(1991)國中聯考時,身邊的氛圍不外乎是「沒考上大學,你人生就完結了。」因此,沒考上大學僅考上專科的我,心中不免得開始懷疑未來的人生是不是如我所想的就終結。特別是我考上當時已算冷門的機械工程科,學校還不算頂好的。比起電子、電機、計算機工程等,機械科的學生在學校裡連老師都不看好。

 

二十多年過去,人生也不如當時老師、家長、親戚們講的如此之糟糕。反觀,我對於專科教育有說不完的感謝。直到現在,我依舊慶幸自己讀了專科,即便當時的專科在整個教育體系底下,根本不入流,又加上學校排名制,專科學生的發展前途堪慮,可也因為如此,卻激發起學生的另外一種生存優勢。 念專科對我而言,最大收穫就是理論與實作並行。雖然,理論能夠傳授的深度有限,這跟學生的素質有相對關係,可是透過理論的教育之後,立刻把學生在拉到現場的實作,直接站在第一線,驗證自己剛剛所學的理論,其實是一件非常好玩的事情。

 

舉例來講,當初我們學到齒輪傳動的相關知識,包含齒輪比、力矩等運算公式,但是這又跟現實世界有好長一大段距離。於是,老師帶我們去設計汽車機械式變速箱的五速齒輪。設計前,依照理論跟公式,算出每個齒輪應該要有的齒數與大小,接著,課程拉到電腦製圖教室。依照算出來的每個齒輪大小,畫到AUTOCAD裡,最後再將這3視角的製圖輸出,並拿保麗龍與厚紙板來割出符合製圖的尺寸。

 

我們將做出來的變速齒輪,依照老師教的組合,就這麼生出個變速箱樣品。 對於那五年的專科教育,培養了我很多邏輯與組織思考能力,特別是在當時我們並不善長思考,學校也沒有鼓勵我們如何思考,只是透過不斷的手作訓練我們,靠著鑽、削、磨、割、切、壓、敲、撞、熔等,從無到有,將一個本來只是停留在腦海裡的東西給實現出來,而這是我此生認為最為珍貴的收穫,因為所見即所得,憑藉著雙手,靠著腦海裡的知識與資訊,將其實現。

 

我並不想刻意吹捧專科教育,而是到了現在從事專業授課講師一職後,心中對此感受變得更為強烈。恕我講白點,對我而言,有些學生來上課純粹是求心安的,有人說他們是職業學生,靠著不斷來上課,以為能從中獲得什麼,但其實他們來上課的唯一目的純粹只是填補心中不安,靠著上課尋求解脫。在職場上無法滿足的自我,以為數堂專業課程的傳授就能夠改善工作遭遇的窘境。

 

那是從教育上所出現的根本問題。因為,當學生只會上課,只懂得上課,對於上課變成一種習慣,角色從學習成長的學生變成職業學生後,學習的成效也許稍打折扣,但學習後的實用性就成為一大問題。我曾遇過一位學生,他很認真,幾乎所有公開課程都上,甚至有些課程會重複參加。對於上課的熱情,我從未看過有人像他那麼投入。

 

有天,我問他有沒有興趣挑戰一些實務上的案子,他起先拒絕,認為自己沒有準備好。聽他這麼說,我就沒有再詢問下去,直到有天他主動回過頭來,想要我出個題目給他,讓他可以實際的演練看看,於是我給了他一到相當基礎入門的題目,並請他先寫一份企劃案給我。在這之前,他已經花費不知道多少小時上企劃課程,連同行銷、文案、活動、廣告創意等相關課程都去上。

 

經過一週之後,他寫了封信給我,他說:「對不起,企劃案寫不出來。」 深究之後,我發現他上的課程雖然多,但他並沒有足夠的組織能力將每一堂課的知識整合起來。再者是,從學習到實作是一條很長的路,他聽很多、記很多,可是他從沒有複習過,更遑論他自己都沒有做過任何一次嘗試。也就是他學到滿載豐富的知識,但卻用不上,根本也不知道該怎麼用。原因在於過去他的學習是為了考試,只要知識存在就好,並不需要考慮實際運用層面。他驚覺自己連一份企劃案都寫不出來,既慌張又難過,跑來諮詢,問我到底該怎麼做。

 

連答案都想不出來,甭提期望他能怎麼去解決問題。像他這樣的人並不少,其實普遍的存在許多我曾接觸過的學生之中。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當「所學不一定能夠致用」這句話完全變成社會現象的代表象徵。以前,這句話比較像是諷刺學校教育所教授的課程並不一定符合社會與企業的需要,但到了現在,已經不像是諷刺,比較類似形成一種文化與風氣。

 

我常跟學生分享,你今天學完,不論再累、再睏,都一定要給自己一個小小的目標,盡力去完成,將自己所學的知識透過整理、歸納的方法,將其彙整到某個案例或實作項目裡,即便你不一定是真的在這領域工作,可是要把學習的效果具體化,唯一較為適當的方法就是真正吸收內化過,然後再拿出來做幾個舉一反三的題目,用來提昇調整自己的學習反應跟本能。

 

我們的教育教出一大票很會念書的人,即便包含我自己,要是沒有專科五年的教育,或許碰上很多事情時,我也會落入只會講不會做的窘境之中。特別是現在的企業僱人,我面試過不少學歷很高、經歷看來也不差的人,可真要問到實作,具體能說到細節,了解到底實現的原理、原則、原因是什麼,能清楚說出來的人實在不多。

 

過去,我曾抱怨或怪罪過是現在的教育體系、制度出了問題,才會造成一堆空有漂亮學歷的人卻無法做什麼事情。但這一兩年,透過當講師從眼中所看到的世界,我不斷反思這問題「到底是教育出了問題,還是我們整體社會氛圍所造成的」。如果是前者,我可以很簡單的歸納在某一群人身上,但是後者的話,則所有人包含我都有責任。因為我們的放任,令世界變成這個現況。

 

回過頭來,教育應該是多元、多樣、多面貌。有的人適合往研究領域深耕,去發展各種領域,設計出各類卓越的辦法;有的人則適合往實作前進,特別是在做的領域有不錯敏銳度跟實現能力的人,經由雙手去驗證世界上那些人們曾說過的可能,也因此怎麼在教育發展上做到適當、動態之平衡,我認為值得耗費心思去關注,特別從幼兒時代的教育就得開始去設計、規劃,不要等到思想都定型之後,再回頭去做調整,這都會成為一道障礙及門檻。

 

教育為百年大計,並非速食文化下的消耗性產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