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教育,不該是教出企業能用的人,而是成為獨立思考、懂得選擇的人

1206090139582188

 

早上朋友跟我談到教育,談到大學教育應該教出什麼樣的人,他提出大學教育應該要可以教出能夠為企業立刻所用之人。這種說法,在兩年前我會認同,但到了現在,看了很多企業與經營者,我的想法跟他有些不一樣。 .

我認為,大學教育以現在的狀況來看,不僅要培育年輕人具有足夠的獨立思考能力,更重要的是要他們能學會怎麼做出「選擇」。

 

幾年下來跟很多人聊過,從面試者到上班族還有朋友,很多人在做出選擇這件事情的判斷基準並不明確,講白點就是大多憑感覺、看直覺。靠這些,通常失準的比例很高,畢竟並非是經過邏輯理性的系統架構思維去看待,反倒比較接近遵循著當下環境影響之要素而做出的決定。 .

 

我們永遠無法做出最佳的選擇,但適當的選擇或許還能勉強做到。問題在於,基於什麼條件做出選擇。大學教育的功能不僅是教授知識,也要讓這群年入20多的年輕人,可以開始思考、規劃自己的下一步該怎麼走。雖然我讀的是專科學校,但我們這一代的教育在我的認知裡還算不差,至少我們知道自己畢業後想要做什麼,要變成一個什麼樣的人。 .

 

現今大學教育我認為比較失敗的地方在於「有些年輕人連為什麼要工作都不知道,而大多數能回答的理由不外乎就是生活。」年輕人不再看未來,這跟社會環境與整體氣氛有很大關連沒錯,但仔細追究下去,問問那些剛畢業的社會新鮮人,問到他們為什麼要來應徵,有一大部分的答案是「不知道要做什麼,所以先工作後再來想。」 .

 

可能正因為畢業新鮮人的回答如此,所以很多企業經營者會認為大學應該要教出直接可以為企業所用之人。但事實真是如此嗎?大學有義務替企業教出他們需要的人才嗎?特別是現在工作職務變化多,以目前大學系所的規劃,幾乎無法跟上市場的變化,可大學真有必要如此嗎?追逐著市場,讓學習知識的場所,變得越來越走向短期商業化需求,那長遠來看,未來又去了哪裡? .

 

我跟朋友說這幾年觀察到的現象,包含了年輕人的無力、學校教授的無奈 、系辦本身的無能,各式各樣的問題充斥著,但最後受害的卻是整個社會,以及這社會接下來十年、二十年的成長。我說:「應該把眼界放在十年後的世界,甚至二十年後,去思考我們真正需要什麼樣的人,而這樣的人又可以帶來什麼貢獻,這貢獻在各個不同產業都能給予什麼樣的幫助或回饋。」 . 他說這以前早就都在做,只是現在大學教育跟不上,而企業又在這時間說不需要。因此,我跟他說最重要的關鍵就是要讓大學教育交出一群知道怎麼做出選擇的人。

 

有些人知道自己當下要的是什麼,做了一個選擇;有些人知道他未來要的是什麼,做了一個選擇;有些人不確定會怎麼發展,做了一個選擇。這些選擇是根據具體真實的某些資訊,通盤整理歸納過後而來,而這一切,靠感覺或直覺的成分不需太高,絕大多數是經邏輯推論思考過而來。 .

 

職場上,我們遇過很多年輕人碰到問題不知道該怎麼解決。第一個想到的解決方法是用問的。問主管要怎麼做、問同事該怎麼處理,而當周邊的人開始給予建議與回答後,不難發現問這問題的人,會逐漸將同類型的問題都丟出來,只要有人沒回答,很容易就會從該人身上聽到他說:「我不知道、我不清楚、我不了解,因為沒人跟我說該怎麼做。」我說,這是選擇上出了問題。 .

 

我們每天都會做出無數個選擇,在做出每個決定之前,是什麼樣的思維邏輯讓我們做出決定,又是根據什麼樣的狀況下此決定,其必然有因果關係。可是,因為人們害怕做出錯誤的決定而損害自身利益,反倒將選擇全丟給別人,丟給主管、丟給老闆、丟給環境、丟給家人,只因為這麼做,很容易的就可以將自己做不出適當的選擇給輕易迴避掉,讓自己落入容易應付自己的舒適圈裡。 .

 

要改善這一切,從大學教育就應該要開始做。我們應該刺激學生們去思考「為什麼?以及該怎麼?最後變什麼?」在相對邏輯推論之下,我們從一件事情的表現可以推出幾種可能,再從這些可能之中推出無限種對策與作法,這一切全靠的都是想像、知識、專業與經驗。可最重要的是不論想多少,我們終究得面臨選擇,面臨人生的選擇、工作的選擇、婚姻的選擇、買賣的選擇、交友的選擇,這所有的事情,全跟個人價值觀的樹立有其相對關係。 .

 

大學教育如果能妥善的教育年輕人們不僅是思考當下的問題,甚至包含了未來的可能,刺激人們去思考以自身的定位跟力場而言,做出什麼樣的選擇會帶來什麼樣的可能,並因為這種可能去評估個人與其的相對利益關係,作為決定自己是不是要投入、是不是要拒絕、是不是要在耕耘深究真理,都好過於出社會後,進入職場,面對別人問到「你為什麼要工作?」而回答的卻是「因為不知道要做什麼,所以先工作再說。」的這種結果。 .

 

大學,不完全是為了要滿足企業而生,知識的傳承、經驗的積累、研究的耕耘,都是各種推動社會前進的力量。不該用扁平、單一思維來看一個要耗費整整四年教育人們的場所。反倒應該用更謹慎、細微的角度,來看看怎麼讓大學扮演好其樹人、樹立典範的角色,令學校體系可以發揮真正功能,不用盲目的去追求市場短期的效益,教出真正能影響並改善社會,擁有清晰獨立思考的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