辭職離開,能夠解決問題的亂流嗎?

27PXLFOWCC

 

工作上遇到挫折,落入責任陷阱後,發現自己似乎無法適任,選擇離開是唯一的方法嗎?我也度過好長一段時間的低潮,對我而言,工作沒做好,然後搞得自己裡外不是人,最好的做法似乎就是選擇離開那份工作。只不過,這麼做,能解決原本遭遇的亂流嗎?又或者離職真適合自己當下該做出的選擇? 看別人不容易,看自己也許稍稍能看出些端倪。

 

我曾在工作上抱怨自己得到的機會不夠,還沒有被主管重重賞識。因此,常在職場上會偶爾透露出有志難伸的聲音。隨著發聲的次數越多,身旁的主管、老闆相對被影響的狀況也就越明顯。這對我帶來什麼麻煩?「他們注意到了。」他們不是聾子,更不是裝做不聞不問,每個聲音都聽到了,只不過沒有採取動作罷了。

 

而我一個天真又自以為是的傢伙,以為靠著這樣吆喝,可以贏得「該有的關注與重視」。事實上,我還真贏得了他們注意,為自己取得許多「根本不屬於自己該有的機會」。為自己發聲不一定不好,可是當自己做出了超乎自身能力可以承擔的責任後,一切事情的後果,再苦再痛也只能自個兒扛。我硬吞下了主管委由重任後的第一個苦果。

 

那時候,情緒走不出來。常言道「處理事情之前,先把情緒處理好。」我落入情緒的無限負向循環中,因為爭取到好不容易的機會,可卻活生生的把事情給搞砸。怪罪自己無上限,每天沉浸在指責自己不懂得珍惜、不知道謹慎、不了解細心的問題世界裡。最後,被自己的情緒壓垮,以為自己扛下責任的最好方法是離職,於是選擇用離職劃下句點。

 

問題有因此而改善嗎?前公司的問題始終存在,不論我過去曾做過什麼,那個苦果就是由公司尚存的人共同承擔,可我卻像是如釋重擔般的輕盈飛去,好似問題沒有纏上過我。沒有意會到自己做了什麼,以及不該做什麼,同樣的狀況帶到另外一間公司去。我不願被虧待,一心只想做點大事,擺明就是別人口中眼高手低的樣子,可也鬧一鬧,事情真來了。 說是同樣的問題再發生,到不如說是因為這該死的個性沒有體悟,所以碰到類似的事情,總是用同樣的邏輯跟脈絡處理著,導致事情的問題只要碰到個性上的死穴,一模一樣的處理方式跟對策又會重新浮上檯面。該次,是個事業發展的機會,老闆聽了我幾次想法,談談感覺好像靠得住,於是將事情就交付過來要我負責。可我沒意會到扛個事業要負擔的責任與任務不比山低。

 

再次碰到瓶頸、再次撞上障礙,我又猶豫了。自以為對不起那些重視我的人、自以為辜負那些賞識我的人、自以為虧待那些相信我的人,所以,我又落入負面情緒的無止盡循環裡。

 

「活脫脫好好得一個人,正常沒事情的人,卻因為被負面情緒控制著,轉眼間變成一個什麼都做不來的廢人。」我,沒意會到這種問題跟著我,只因為我對自己講「活在當下,看在未來。」沒體察到問題。

 

後來,類似的狀況接連發生,我又用類似的方式應對,做不好或沒做好,性子一來問題沒搞定就直接換工作,反覆個幾輪下來,工作也累積不出什麼像樣成果,倒是把自己搞的人不像人挺在行。直到有一天,年紀漸長,身為主管的身分,看著一批又一批投入職場的年輕人,與他們朝日相處,漸漸從他們身上看到自己過去的影子。「草莓族是我們或上個世代給這群年輕人的標籤」。

 

我才發現,原來一路過來,我們都為同道中人。遇到問題時,不分年紀,在現在這找工作就好似大賣場挑商品的年代,稍有不如意或落入情緒的負面迴圈時,不思索解決對策,選擇逃避換個工作反而比較快。我常聽到「這工作跟我想的不一樣、這不是我要的工作」。從那些稚嫩臉龐中所說出的每句話,都好像看到當年自己的影子。

 

每位同仁就像是我自己的ㄧ面鏡子,從他們身上看到我自己不好的,也從我身上看到他們欠缺的。兩向之間,逐漸看出自己的樣子。以前,我不懂為什麼工作運不好,我找不到答案。現在,我了解為什麼工作運會差,因為我總是用同樣的模式看待工作,沒有思索好好的將一份工作做好、做足、做出成績有多重要。僅只是把工作當工作看的後果就是「永遠都活在挑選人力銀行賣場裡的商品,再怎麼挑還不過就是那個樣子,因為挑貨人從沒更動過挑貨的條件。」

 

控制我的不是工作,搞壞我的也不是主管交辦的任務,影響我的更不是公司的經營決策,所有的麻煩事會找上來,那是因為自己習慣變成麻煩製造機。這倒不是說一個人刻意去製造麻煩,而是做事的方法會帶來麻煩、處世的方式會帶來麻煩、利己的方式會帶來麻煩,麻煩不會主動迎上門來,可自己稍有不慎,用麻煩填補破碎的心靈,變成侵蝕自己情緒的心魔可卻來得快又急。

 

不想落入責任陷阱或是不想活在被情緒控制的世界中,最好的方法就是改善自己做事處世的原則與方法。不要總是用同一套邏輯思維處理事情,也永遠不要只有一套方法去看待所有事物的準則。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可也只有想盡辦法做過了,才有辦法跨越先前自己設下的高聳障礙。只要自己心不開、念不轉,那工作的殘餘價值就是被用來做為自己逃避自爽用的過分高潮。

 

因為工作挫折就自以為不適任而想換工作嗎?不如先聽聽自己身邊人的聲音,再看看左右同事的狀況,找尋能否從他們身上看到些自己的影子,再從他們身上的自己解讀反映出什麼樣的現實。如果,以為選擇離職就可輕易卸下肩上重任,那「任重道遠」真的離你太遠。即使如此,管理好自己的情緒,不要被情緒給奴役,卻是所有職場工作者共同的習題,該解該過的還是得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