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群之於人性,悲慘世界下的產物

QM8SLOCJ8M

 

昨天上完課,學生跟我分享他的學習心得。他說:「我從沒有想過社群行銷可以被解釋的這麼簡單、單純以及現實的就在你我身邊發生。很難想像社群行銷聽起來、做起來能如此理所當然的發生在你我身邊。老師,你是怎麼了解這些事情?」因為,只有真正活在人心黑暗的角落,看著黑暗感染著周邊的人,人們在群聚狀況下,相互影響,最後變成龐大集合群體,其帶來影響力之大,會令人產生畏懼、害怕與難過。

 

我沒有在課堂中解釋的其中一個現象,起源於學生時代被人霸凌。霸凌看起來不過是單一事件,但對受害者來講卻是長時連續的疼痛與傷害。在那段我被霸凌的日子裡,我看到人們因何群聚在一起,而那些原本不想參與的人,在各種言語、肢體威脅之下,從不想變成被害者轉變成加害者,眼睜睜看到一個人的變質。雖說非他本意如此,可在霸凌群體之中,他的個性、脾氣會慢慢被影響,接著他變成那個連自己都不認識的人。這是群體意識的交互感染。

 

社群,回歸人們最原始的本性、本質。我在課堂上如是說。同事或朋友常跟我說要樂觀一點,開心一些,人要正面一點,能量才會持續累積,事情才有機會變得越來越好。再簡單不過的道理,很多人都知道,但真相是當我們活在一個被擠壓、壓迫的世界裡,感知影響著情緒,情緒調整人格,一個再怎麼樂觀的人,都逃避不了外在負面資訊持續傳遞進來的破壞。悲觀就這麼萌芽並且深耕在腦海裡、在心底裡。

 

可也因活在被壓迫傷害的世界裡,眼睛裡看到的東西反而會特別透亮。 我被周遭同學霸凌的日子裡,看到人們是怎麼群聚在一起,又看到那些本來只是好奇沒想沾鍋的人是如何加入,而這些資訊又是怎麼在各個不同的群體之間傳遞,進而推使著其他群體做出相對反應,然後回饋到自己身上來。在這一來一往之間,我看到很多似是而非的資訊在各個群體之間交流。即使是謠言、是八卦、是謊話,人們不加思索的相信與接受,身為當事人的我就在這些群體之間,變成他們情緒唯一的宣洩出口。

 

那段時間相當可怕,你會很害怕去上學,會擔心到學校去碰到那些拳腳相向的同學。可更讓人害怕的是回到家,依然找不到解決問題的方法,在這雙向之間的擠壓,你會不自覺的將所有時間全花費在思考一個問題,那就是:「Why?為什麼是我?為何選我?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我做錯了什麼要被人這麼對待?難道我不值得活的更好嗎?」恐懼,會刺激一個人思考的速度與頻率,加強腦袋運作時的強度。

 

所以我在學生時代,每天都觀察著不同群體之間的關係、發展狀態,找出人與人之間的差異,以及那種因為情緒控制之下的恐怖平衡。然後,從中你會摸索出一套方法、技巧跟觀點。最終,我在脫離那段被傷害的時間之後,到了一個新的環境,反倒成為加害者。領悟到不想落得被欺負的下場,那就是建立一個屬於自己能驅動的團體,並鞏固這個團體的核心凝聚力,不斷傳遞我的想法、概念,加強團體對此事的深信不疑。 因此,受害者蛻變之後,變成不願受害的加害者。

 

言語力量遠遠大於拳頭的力量。當自己開始變成霸凌集團中的驅動者時,你會發現人們被驅動的理由跟原因小到不可思議。尤其是一句話、一個眼神,相對帶來的群體驅動力之大,連自己都會為此而恐懼。但真正令人害怕的是僅僅是一句話,一個人可能就因此會被霸凌到精神錯亂、情緒崩潰、神經失調,在他的心中,永無天日,黑暗籠罩著他的世界,他不敢跟家人講,每天都很擔心這群體會對他做什麼事情。

 

真正意會到自己犯下錯誤,那是因為社群開始有了「自主意識」。群體中的人,被你的中心思想給鞏固、凝聚。他們建立一套互相彼此需要、依賴的方法,比方說「我挺你,你挺我,這次我幫你出手,下次就你得來幫我,而這一切都是因為我們是好兄弟、好姊妹,大家每天過在一起、活在一起,甚至混在一起。吃的一樣、穿的一樣、想的也幾乎一樣。」社群自主性開始運作,有了意識,原本的中心思想開始有了靈魂,而這一切已經超出自己僅僅能用語言掌控的範圍之外。

 

這段我鮮少向外說明的例子,也不過只是反應龐大社群的世界之中,其中一個微小到不行的縮影。真要跟行銷扯上關係,不外乎就是透過腦袋操控嘴巴,說出一段又一段能影響人們的話語,而這些話語具有導向性、意識性,能夠在傳播、傳遞的過程中,一點一滴影響聽到的人。只要聽到資訊的人,沒有足夠思考能力,不願意或懶得去判斷該資訊的真實性,基於情感的交流、羈絆相對就有可能在這之間被間接影響,最終,某些企圖性的話語就能驅動人們做出一些設想中的可能行為。

 

用如此負面說法解釋社群行銷,主因在於多數人們把社群行銷四個字當成一種工具、一種潮流、一種說法,可事實上,真正理解社群運作的道理,從最基本的婆婆媽媽標會、居民鄰里之間的銷售、藏身於社區之間的小賭場,都是社群體現的一種表徵,在這些表徵的背後都有著共同原則及運作法則。

 

那就是,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