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特助的功課

11350802_10203029903983616_8145141771650207119_n

 

從香港回台,在機場等候,因為離登機時間還有兩個多小時,於是我們談論不少話題。其中,她提到的某件事情引起我注意力。於是她提到的該事變成引子,成為我測試她的題目。進入主題之前,先說明一下我對她的期待以及未來希望能夠交付給她的一些事物或經驗。

 

「妳,五年後要坐在我這位置。總經理的位置,這是妳,也是我唯一能夠給妳的,那時妳不過才三十歲。」一次飯局結束後,我很認真跟她談著職涯規劃。她哈哈大笑,笑說不可能,不可思議,認為自己離此目標太遙遠,談這太早。我說:「沒有不可能,只有要不要,我只想問妳願不願意在五年後,成為一個具備相當專業與富有業界人脈的經理人?」他看我臉色正經八百的講,認真的回答我:「當然。」

 

我說:「接下來,要加速妳的人生,妳沒有時間等待,妳只有在最短時間之內想盡辦法取得我所有,並增加你所有,才有可能往此方向前近。因此,為了五年後的妳,現在就得開始計劃後續每一件事情的發展跟重要里程碑,如此方可確保妳走在正確道路上,而我也沒有把妳帶偏。」嚴肅跟她談著,她放下原本輕鬆的表情,認真看著我。

 

「我想為妳們年輕人做點事,為了過去我所沒有的征戰。當妳已擁妳所有的成果之時,就是我達成人生重要目標的時刻。」她不解,問我何要這麼做。我跟她說:「就當幫我圓個夢吧。」她很好奇,不懂我意思。我帶點詭異的笑容回:「我啊,善妒。二十多歲的時候,嫉妒著那些不過年近三十,可卻能位居高位,一呼百應,掌握豐富企業資源的專業經理人。我總認為他們是運氣、是命運,是老天的安排,而我是倒楣沒有被選上的那一個。」

 

特助聽了非常疑惑,問著我能力夠、專業足,為什麼沒辦法做到那目標。我心虛的回她:「因為我自以為是。自大、驕傲、霸道、自私,我眼中看到的好,全是我心中想要的好,可我卻沒有去看到別人所面臨的不好。那些是我刻意忽略,認為不應該存在完美世界中的瑕疵。」嘆了口氣,又說:「所以我什麼都沒有做到,我只是將脾氣向外發,殃及身邊的家人、朋友、同事。」她點點頭,似乎好像聽懂些什麼。

 

「每當我看到那些很年輕的人,被稱做總經理、執行長,我心理總帶著怒火跟不滿,我會批評、會評論,會自以為的這些人都不如我,而我卻是個沒被伯樂相中的千里馬般得可惜。事實上,憤怒遮蔽我的雙眼,讓我看不到為什麼他們能有如此成果,反到從中暴露出我更多缺點與問題。」特助接了句:「怎麼說?」我帶點懺悔心情跟她講:「因為當我計較得到什麼之前,並沒有去思考自己應該先付出什麼,導致我只看得到那些好,卻不懂得去包容那些不好。」

 

「看一個人的好,也要看一個人的不好。森羅萬象一體兩面。」 她有點納悶,不解。問我:「可是這不就很正常嗎?人們怎麼能夠輕易看出自己的狀況,又怎麼能在理解狀況的現實下做出任何突破行為。講白點,從某種角度來說得先承認自己不足,告訴自己有多差,並且接受與認同,在這之後,等於把自己所熟悉之世界毀滅掉再重新建立。太難了,根本難以做到。正常人不可能這麼想。」我很快的回她:「對,所以我來幫妳做。」

 

從她的臉上,看出那極端驚訝表情,完全能感受到她的世界頓時被重重敲了一槌。「妳知道嗎?因為我們看自己難,看別人容易,但真正能看破自己的也只有妳本人。我能扮演的角色就是去刺激妳、激發妳、引導妳,讓妳看到原本不知道的那一面,也就是妳最脆弱、妳最不想去面對的那一面。無關專業、無關知識、更無關學歷與素養,純粹只關乎妳這個人是誰。」

 

那天之後,我開始進行一段為期不短的計劃。計劃內容是「一點一滴破壞掉特助心中那因知識推砌出來的自信,還有家庭環境與朋友交際關係所累積出來的自尊,讓她能夠正視人格缺陷,並找出填補的方法。」舉個例子而言,我透過每天的一些簡單語言,不斷去刺激她腦海中對我的印象,試圖模糊她對主管與部屬之間的認知關係,令她自然而然進入我所設的陷阱裡。

 

陷阱很簡單,其目的只有一個,就是令她面對問題與壓力時鬆懈又不自覺。在一段時間互動過後,她一如所料的落入陷阱,淺而易見的陷阱完全不自知就跳進來。下一步,則是在她鬆懈狀態下,給她重重一擊。我一直在思考,要給她重重那擊的題目該是什麼好。題目意外在機場聊天時被我碰到。其內容大致上是我知道有一件她會做的事情,她也會在特定狀況下去做,可是只要不滿足該條件,她就絕對不會去做。這個不做的理由其背後邏輯相當清楚鮮明,一看就知道是她的底限。

 

她,在完全不自覺狀況下,每天被我以漸進式方法逼近,不斷在她堅持的幾個原則下施壓。在這之前,我曾暗示過她,試圖要她做好準備。我說:「妳最大弱點就在於那過度包裝出來的自尊,而這自尊背後的自信是妳對自己有相當程度信賴,所以支撐著妳的信念不會輕易令妳崩潰,可妳要注意,也就是這種狀況,會像是慢性疾病一樣,一點一滴的侵蝕著妳,直到有一天妳沒注意到,回過頭狠狠反咬妳一口。」她沒聽懂,笑笑的要我嘗試做給她看。她不相信。

 

因此,我藉由她所透露出來的訊息,在她完全無法掌控的環境與氛圍下,一口氣大量的將這問題向她傾倒。她被這道題目給壓垮。她被迫表態,她被迫做出她清楚明白不一定適當的決定,而她在做決定的當下,忽略思考問題本質的重要性。事情發生來得太迅速,不過短短十五分鐘內,她沒辦法閃躲也無法逃開,只能活生生硬吞下這個來得又快又急的題目。事後,她第一次在我面前露出無奈與無力的表情,而我卻是有那麼點失望。

 

為了醞釀此題給她,我整整提醒她約莫要兩個月。並且三不五時在暗示她「我正在鬆懈妳的心防。」可她太過天真、太過簡單、太過樂觀,因此,在問題上栽了跟斗。我對她說:「妳以為商場上有時間等妳慢慢思考?妳以為壓力來臨時都很簡單面對?妳以為坐在高階經理人的位置只需要專業?妳以為外界所有的人皆是來意良善?妳以為機會永遠都會被妳掌握緊緊的不溜走?妳以為不需要準備就可以面臨所有未曾見過的挑戰與問題?」

 

「妳以為我說要讓妳接手做這位置,取代掉我是玩笑話嗎?」 她,突然醒了。終於理解我的意思。在那之前,她只覺得我是個無理取鬧的主管,不斷在她痛點上施壓,而且試圖要打破那種認知協調上的平衡。她一度以為我是在跟她玩鬧。她的認知沒有錯,因為我正希望她這麼理解,也只有這麼做她才能夠落入陷阱迎戰這道題目。很可惜,她雖然在短短幾個月內成長速度飛快,但對於面對意料之外的壓力,處理方式還是過於粗糙隨意。

 

我說:「當妳被迫表態的時候,妳沒有組織妳的思考,妳忘記我不斷強調的邏輯性,妳更忽略我當下給的暗示,妳沒有辦法理解用科學、辨證與論證的觀點來處理一個看似稀鬆平常理所當然的問題。原因很簡單,因為妳沒有好好去動腦,沒有好好去思考我常跟妳講的事情,也就是妳沒有用理性來駕馭感性,只是純粹用本能來回應,而妳也栽在自己的本能回應裡。」

 

她聽懂,我接著說。「我曾以為靠著自己的專業與知識,還有老天爺給我的天分,只要稍做努力就能得到我所想要的。但事實證明這麼想太過天真。畢竟,我們都不清楚什麼時候會面對什麼問題。常聽人說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這句話有其道理在,可是要準備到什麼程度?又該怎麼辨識機會,非常不容易,我沒有看透的就是這點,十多年來也輸在這一點上。」

 

「因為在那年紀,我就是認份的一直做、一直做、一直做,可卻做再多,所獲得的就是那麼少,而我不懂的是為什麼那些人,那些遭我嫉妒的人,他們能夠如此順遂、發達。看似光鮮亮麗的背後,藏了什麼關鍵問題是我不知道,可我卻選擇忽略,直到我現在即將快要37歲,我才知道問題是什麼。」特助好奇的提出:「問題是什麼?是什原因?」

 

「面對與處理事情時的態度及反應。」我簡單一句話回覆特助。她不能理解。我說:「專業能力要培養,時間到了就是妳的。經驗歷練要培養,時間到了就是妳的。人脈與社會資源要培養,時間到了就是妳的。但只有一項不會是時間到了就有。」她問到是什麼。我回:「妳面對壓力與困難時、妳在不知道該做什麼決策時、妳在處理棘手難題時,妳的態度要能夠從容自若、妳的表情要能夠平緩穩定、妳的思緒要能夠井然有序、妳的焦慮要能夠排除隱藏。」

 

「這一切,是為了要讓妳的眼神可以變得更篤定、篤實、篤信。」 「天塌下來,有我扛;地毀滅了,有我擔。世界末日來臨,我知道該怎麼面對。這,就是答案。這,就是所謂的做好準備。聽起來沒什麼,但經營一間公司,身為一位高階專業經理人,每分每秒都有可能遇到在妳人生中的世界末日,可妳不能忘掉的是背後還有一大群同事們要照顧,還有一大票客戶們得服務、還有一大群期待著妳帶領著他們的合作夥伴。這些,到了妳的肩上時,扛得起不能是一句口號,得是一種心態、得是一種做法、得是一種【我永遠都知道應該往哪裡去】的眼神與表情。」

 

聽後,看著她的眼神,我知道她又再次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