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這條長路,最大收獲就是從中體悟到「從容」二字。

OT37RD9KJN

關於創業應該要注意的事項或是我認為曾經犯下的錯,相關文章已經寫不少,換個角度分享些過去沒有提到的觀點。

 

上一次創業,所有人都是在沒有準備好的狀況下,「被迫硬著頭皮上」而創業。因此創業心態並不是太健康,再加上我們本身對於市場的熟悉度過於片面解讀,天真樂觀的以為少數幾個人支持就代表所有人都接受,導致實際進入市場時,碰壁不斷,沒辦法帶進穩定營收,公司在生存與理念之間,選擇了生存。我們轉型成一間四不像的專案公司。

 

創業怎麼可能是沒準備好?不是都自己做的選擇與決定嗎?事實上,我們是因為前公司發不出薪水,看著好不容易打造出來的線上服務都還沒開起就要收,感覺可惜之餘,索性就幾個人商量後從原公司移出該服務,獨立成立新一間公司營運該服務。事實上,在當下,我們沒有做足思考,僅是感情用事,不想要自己辛苦了幾個月的東西就這樣付諸東流,迫使創業承接服務。 過程中的辛苦及感受,寫太多了。寫寫不一樣的面相。

 

2012年,我擔任講師與顧問,一個人做的日子,這是創業。2015年,負責數位廣告平台開發與營運,一群人做的日子,同樣是創業。這兩次,相較於前一次的創業,最大不同點在於「從容」。所謂的從容指的是知識、心智、態度、行為、思考,都比起之前創業要來的從容許多。因為,我不再「被迫於某種狀態下做出任何可能對公司不利的決定。」

 

新創企業沒有犯錯的本錢,小錯犯多了累積成大錯,大錯一次就致命。 五年前,我們是處在公司成立初期,已經十二人左右的規模,並且一接手就得負責至少每月將近65萬開銷。我們沒有做好財務規劃、沒有足夠現金、沒有正常營運計劃。大部份該要做好的事情,全都在一念之間,被大量問題給掩沒。我們既沒有經驗,很多細節討論也不完整,又迫於服務上線與現實營運壓力。不夠從容的結果,一步錯步步錯。

 

應該是美好創業歷程卻變成一連串噩夢開始。我們對市場熟悉度不夠,又以管窺天,自以為過去經驗能代表市場現況。於是在過度樂觀評估下,尚未考量現實狀況,導致第一線業務人員開發市場面臨嚴重障礙。巨大問題在眼前,可又沒時間等待,不夠從容的狀況下,我們迫使業務人員「自己」想辦法,將問題全丟給一個經驗資歷都不夠的業務,自以為把責任丟給他事情就可緩解。我們狠狠摔一跤,業務半年簽回來的單子不到三張。

 

六個月,公司沒有足夠營收,大家很急。因為不論公司有沒有收入,薪水都得發,再加上人心躁動,我們被逼得更緊、更悶、更慌。就這樣把自己掐得死死,看著服務的使用者雖然逐漸增加,可卻沒有腦袋去思考怎麼將會員轉換成現金。當時我們系統裡至少有一萬五千人左右,實名制,包含填了身分證字號、地址、姓名、聯絡電話的會員。這麼有價值的會員,沒想過能如何用。不夠從容的結果,帶給我們更大災難。我們逐漸否定自己,對自身服務產生了很多疑惑,無法從容去正視問題,僅片面解讀為:「服務肯定不受使用者的喜愛,所以應該要加上更多的功能,一定有一個能讓他們愛上。」我們強化了評價功能,用了很炫的圖表來呈現評價結果;我們強化比較功能,讓飯店裡的房間、設施、價格、餐點、服務等,全部都可以比較。

 

我們做了什麼? 我們幹了一件很蠢的事情。我們用手工方式,將台灣所有飯店的網站內容一個字一個字依照資料庫規格全填到後台。我們再一通電話又一通電話的問飯店各項資料,甚至熟一點的還問餐廳招牌菜的食譜,試圖用最原始的方法把所有台灣三星級以上飯店的資料整合到一個平台上。我們很認真的做了三個月,幾乎台灣所有飯店的資料全進了資料庫,造就了一個巨大的比較系統。但是這麼做,僅僅是把流量抬高一成左右。辛苦做卻換不到飯店青睞。 當然使用者沒放過這麼好用的服務。用量很高,但沒審慎考慮技術面的實現,我們全部都是用「系統硬撈」的方式去資料庫一筆一筆找。很快的,系統不堪負荷,常常當機。而這結果其實也是不夠從容下的產物,我們在規劃時沒有想太多,只想要趕快實現,看能否從中轉收益出來。事實上,我們證明自己搞個很大的東西卻沒能耐經營。

 

台灣上千家飯店,菜單跟房間偶爾做調整。我們當時用手工的問題就出在當對方資料更新後,我們就像盲人一樣,什麼都看不到。所以,還有很大量工作用在「每個月固定檢查飯店資料是否更新上」。企劃人員被我們逼得很悶,又很難受,因為工作唯一的目標就是每天去看那些網站,但我們又沒辦法告訴他這份工作的價值在哪,導致每個做的人都覺得很沒有未來性。

 

新創業者不是只能向錢看,但沒錢什麼都看不到。

 

一年半過去,公司已經燒掉快要一千萬,總營收不到三百萬。流量持續增長,會員數也增加,好不容易飯店開始有感,似乎事情有要好轉的跡象。可是,好感對我們完全不夠,因為在這段期間,公司已經至少三次發不出薪水,員工們對公司產生許多疑問,而我們從原先強烈的罪惡感到後面的無感,導致耗費時間一直在不確定方向上打轉,逼越緊越急,做的越不從容,犯的錯就越多。沒有錢,找不到投資,腳步全給打亂了。會員已經增長到兩萬人,每日瀏覽數也到達數十萬以上。軟硬支出均呈現同步增加,然而我們還是急著像熱鍋上的螞蟻,問題越滾越大,錢的問題把我們快壓垮,另外,業務一直沒有顯著增加,於是我們接越多專案養公司,原先的服務放置之後,本來看似有好轉的跡象,卻因我們不得不面對眼前現實,眼睜睜看此服務在無足夠人力選擇放棄。

 

不夠從容解決問題,反倒製造更多問題。 我們一路從飯店、觀光旅遊、交通巴士相關領域,接著又進入摩鐵與民宿等產業。每一次轉型,全都被迫「基於現況,看不到營收的可能,只好強迫接受轉型,嘗試新的路,直到我們以為可以找到那條根本不會被找到的路。」好比像是一個犯錯的小孩,被大聲斥喝之後,慌了手腳亂了套,本來還有可能做對的,結果因為被情緒跟壓力衝擊,導致基本能做好的也全做錯。

 

錯的事情做再多也不會變對的。錯太多,眼下只想把事情做對,之後再思考怎麼做對的事情。而不是做一堆錯的事情後,越錯越多,相對就越挫越多。我們在沒有足夠外部資源挹入下,托另外兩位創辦人曾在飯店圈豐富的資源與人脈,獲得不少間接支持。也是這些支持,令我們忽略真實問題不在於一句打氣的話、不在一個念頭上的認同,而是在最現實營收上。慶幸的是,他們豐厚關係替公司多少帶來一些營收。

 

當初,不夠從容看整個事業,後來還是難以從容對待營運。2012年創業時,記取前次創業的教訓。開始時先就設定好目標與停損點,並且以最小可控制規模開始,從自己做起,以能做得起一些基礎再說。短程設定目標:「不論好或不好,餓到自己也不能餓到家人,一定要做到每月最低的收入。」除此之外,又設定「半年,最多就是半年,只要半年沒有看到好轉,立刻停止,轉頭回去上班。」兩個目標設定後,每天腦袋裡打轉的全是這些事。

 

想什麼?基於最低每月收入這事,開始拆解目標結構(WBS),將一個大目標化成好幾個小目標,每個目標又個是多少金額,然後在目標後面的對應做法又該是什麼。一層又一層規劃好之後,每天落實各項工作。打電話、發郵件、找機會,四處探聽與拜訪。只不過此次,心態不同。因為出自內心想做,再加上沒有現成包袱,頂多就是餓自己肚子,死不了人。或許是從容,結果大概三個月就上軌道。

 

這從容,給我足夠時間做以前從沒想過的事情,像是妥善發揮過去於職場上學到的專業與經驗。例如社群經營、內容製作、品牌塑造、業務開發、工作流程等。自己做的每一天,唯一要負責的對象就是自己,因此手上的工作沒有什麼理由不要或是推開,能做的就儘量做,並且有計劃性的不斷往前推進,直到看出一點成果,然後再往前跨步。很幸運在2012年累積出微小又甜美的果實。

 

當講師時,做到關於業務開發的故事,過去已說太多,至此不再贅言。經歷2013年大大小小事,時至2014年初,計劃安排往顧問領域深耕,心中定好數個目標,包含主要發展策略與執行項目。2014年三月起,按照自己緩緩的步伐,陸陸續續接進幾個顧問案與企業內訓。延續2012年的從容,沒有太多急迫性的問題要處理。我可以花費比較多時間研究接手處理企業的狀況,甚至是找時間向業界朋友請教,試圖從不同角度給予企業更好的建議。

 

「無欲則剛。」什麼都不想要的人,最大。靠著手上接入的案子,已經能妥當養活自己與家人。算一算收入,比在工作時還要多,心中滿是踏實,毫不猶豫或慌張,談合作的節奏跟速度變快也變得豐富。因此,案子一個接著一個來,顧問案越接越多。沒想到,其中一個顧問案,再次開啟另一次創業的旅途。這段過程的體驗,更是驗證「不疾不徐,慢慢來,比較快」。 2014年六月份,公司設立,我的身份從顧問轉成經營者,又一次進入忙碌又急速輪轉的世界裡。這段時間,雖然我們人數不多,但很清楚市場在哪裡,也知道怎麼進入市場,因此,擬定發展計劃跟市場策略時,很快就反映在合作夥伴身上。說真的,心中對此次創業,沒有抱持著任何期待,一如每天的生活一般,無感甚至帶點冷感。

 

「不期不待,不受傷害。」完全反映我當時的心情。 朋友問我:「創業不是應該要充滿熱情、激情嗎?你沒有嗎?」講真的,沒有。畢竟,這事業非為我個人獨創、原創,再者是我比較像是被僱用的專業經理人,並不擁有公司任何股份。對我來說,唯一較具有代表意義的事情,頂多在於「從零到一,從無到有」的過程。顧問多間公司,又到處授課,從數年前的大失敗,要怎麼驗證自己的能力可以反映到手上事業之中,成為我應該在乎的事情。

 

我的從容,反而令我有餘裕看到身上缺點。另外,經客觀角度,看待眼前出現的機會與狀況。這點,跟過去有很大不同。因為少去「絕對不能不做」的壓力,事情就可以在一個適當拿捏與收放之間的節奏進行,不會被迫於某些問題,限縮思考的格局與方向,事情有了彈性與空間,結果才有期待的想像與可能。當然,麻煩或困難還是有,不過老話一句:「無欲則剛」。做就是了,想太多只會把自己逼往死巷子裡動彈不得。 後來,公司營運的數位廣告平台即使尚未正式上線,也還沒有到能夠正式公開對外詳盡說明的程度,托合作夥伴們的大力用心付出,已經能夠在「僅有文件與資料」的狀態下,獲得客戶認同,甚至將廣告預算撥一些到我們的服務之中。一位合作夥伴說的很好:「急?又不是現在急就會有結果,與其乾著急,倒不如把每件該做對的事情做到位,自然而然就看得到結果。」

 

「做對的事情,比把事情做對要來得更重要。」他提醒了我。 相較於過去幾次創業,此次帶給我最大感觸是:「只要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並且專注的做,好好的、正確的、妥當的告訴別人自己正在做什麼,人們就有機會發現你的核心價值,別人會替你說故事,甚至幫你做好事。」創業這條長路,我想最大收獲就是從中體悟到「從容」二字。

 

如果,你也在創業,是否能緩緩情緒與腳步,從容看待每一件事情,讓每件事情從原先的一個可能,變成多個可能,將本來只有不到一成達標的機率,因為從容,提升到兩成或三成以上。困難或障礙,才得以有跨越超過的機會。

 

從容看待問題,問題也會跟著從容,因此不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