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裡面,多了更多不只是「我」

OBS74IU1GL

最近常有人問我:「你是一開始就想好要這麼做了嗎?從最開始就知道公司要走往這個方向?」回答問題之前,先從另外一個角度說起。以前,我常常抱怨公司「朝令夕改」甚至掛在嘴邊的不外乎「計畫趕不上變化,公司每件事情變來變去的,煩不煩啊。」諸如此類心態,曾在我心中佔有一大部分比例,影響著我對工作的各種看法。想多了,人也不健康,對事很容易偏執。

 

我那時候不懂,無法理解為什麼公司一個政策出來,一下子往前、一下子往後、一下往左、一下往右,亂七八糟。然後,我們一群上班族,最常在職場上說:「公司現況很混亂,感覺不大妙,方向要往哪邊去不是很清楚,看不到未來的目標。」這句話,一直到現在,從以前我是說的人,到現在是別人說給我聽。有趣的是在這十多年來,事情認知產生巨大變化。

 

過去,我只想著自己是名員工,公司應該要給我一個可以照著脈絡、規矩、說什麼就是什麼的原則去做。這樣,我可以「好做一點」。至少,我不用在別人面前給人一種「變來變去」的感覺,又或者是我的做事心理,能夠「舒服爽快」一些。追根究柢,我就是不想要碰到那些事情變化之後,得更動手上不少工作計畫的人,導致很多前面所做的東西得莫名浪費掉。

 

「我」總是討厭產生的變化,影響過去既有的工作。「我」就是不喜歡因為一些政策的變動朝令夕改讓工作的前進遇到阻礙。「我」很不爽可以擺明簡單輕鬆過日子,但卻得因應那堆變動而來的附加工作,讓「我」耗費更多的時間與心思在一件連「我」都不確定的事情之中。感覺上,「我」好像在虛耗生命。

 

這些「我」,背後只代表著一個意義,那就是「唯我獨尊,以自我為中心」。我不喜歡別人侵犯我的世界、我不喜歡別人干擾我的工作、我不喜歡變動的世界影響到我、我不喜歡在我控制之外、在我舒適圈之外的事情跑來煩我、鬧我、弄我。我不喜歡將自己明明安排好可以打混摸魚偷懶的時間,用在那些因產生變動而額外得付出時間跟心力的事情上。 「我」就是一個自私,只在乎自己,不在乎公司怎麼樣的「員工」。

 

創業後,隨著跟越多不同領域的人工作,就越少的「我」。因為,以前是老闆看我臉色吃飯,現在是我看別人臉色吃飯。如果員工不理會我,不願意依照我的意思去做,事情就僵在那邊耗時間沒結果。也許有人會說把這種員工開除就好,小問題何苦煩惱。可是新創企業難找人,能找到一位願意屈就在小廟裡的大佛已是萬幸,哪有可能去開除珍貴難得的寶貝員工。

 

因此,越來越少的我,生命中卻多出越來越多的「別人」。我要完成的事情得靠著更多的人,更多的同伴,透過他們協力付出,才有機會完成那些想像中的目標與工作。我,變得較少;我,屈膝彎腰;我,鞠躬哈腰。我,只希望一起工作的夥伴能認同眼前目標,協助公司完成。沒有他們,就不會有任何我心目中任何遠大的計畫或抱負。

 

正是如此,在考量各種工作與市場發展上,都得衡量公司現況及資源,評估就當下狀況,是不是有其他可以嘗試的可能。至少讓公司得以均衡發展下去,而非僅投入某個特定領域,導致公司在其他領域失衡被競爭對手或被市場給淘汰。所以在公司之於市場的選擇上,往往會因客戶、因夥伴、因股東等各種不同的因素、條件,調整公司發展方向跟策略。目的只有一個:「希望公司可以在變動化極大市場之中,找到得以長期發展的一席之地。」

 

說起來很容易,做起來卻相當困難。因為當你發現一件事情能做,市場可能同時間有很多競爭對手在做,特別是當你以為這市場擁有獨特性是自己才有機會,可能一個轉頭,旁邊就多出很多類似的人在做相同的嘗試。你永遠無法知道下一秒鐘會遇到什麼問題,但你可以很篤定的清楚知道:「沒有一件事情能如自己所願,也沒有任何一件事情是絕對,做與不做,唯一的差別就是零跟一。」

 

於是,隨著公司發展、隨著市場變化,你開始不得不因應這些變化,做出一些相應措施。因為我們是新創企業,我們沒有打造出什麼穩固的根基,只有看起來好像冒出些機會的嫩芽,而這嫩芽要培養成為大樹,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公司能不能挨過這段時間,對每個人來說都是問號,可是風雨就在眼前,唯一能做的就是要提早開始遮風避雨,直到風雨過後。

 

沒想到,準備了一堆要遮風避雨的工作,這才發現是假警報,可能風雨還沒過來就停止。但先前的準備卻好像是白費一般浪費掉。可事實上,這對企業來講很重要,因為下一次再遇到,至少知道該怎麼準備,而且可以準備的比上次還好,等真的遇到問題或麻煩,相對會比較有足夠的心思與經驗來面對,不會在毫無準備的狀況下硬著頭皮亂做。團隊磨合不過就是如此。

 

其實每一次改變,不完全是為了公司,從某個角度,每次轉變可以說都是為了員工。因為想要讓員工做的事情有成就、因為想要讓員工有穩定薪水可以拿、因為想要讓員工可以做出一些覺得有價值的事情、因為想要讓員工嘗試一些新事物來壯大強化自己、因為想要讓員工來到一份工作不僅只是做是,而是可以讓工作與生活接軌,令員工成為公司的一部分,公司則成為了保護照顧員工的家庭。

 

這些變化,對於任何人來講,當下不一定好受,肯定也不能認同。但,說老實話,當公司眼前遇到狀況與挑戰,有可能不朝令夕改嗎?都知道前面有問題出錯了,還硬著頭皮撞上去,然後再來喊疼喊痛才是嗎?有時候,決策的當下沒人能夠說出這是最佳化結果。可這些決策卻有個共通點,那都是為了公司的永續長存而生,不論最後這結果看起來像是什麼,可這也正是團隊凝聚在一起的價值,一個團隊無法從中看到彼此優點互補,反而看到許多重複重疊的錯誤糾結搗亂在一起,不論團隊有再偉大理想,終究還是一場空。

 

曾有人問我:「你是一開始就想到要做這個的嗎?」我回答:「是,也不是。因為原先是三年後的計畫,但夥伴、市場、股東推著我向這條路去,我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但看起來似乎這是我們應該要做的契機,於是我提早了三年做此事,即使我知道團隊準備的還不夠,但我知道不要什麼事情都自己來做,有些事情就讓別人做,別人做得比我們好就讓給他們,我們就做自己擅長的,將大家擅長的事情結合在一起,原先一個看似沒有機會的事情,就有了活路。」

 

我沒有想過要成為什麼樣的人才會是真正的我。可是今天的我,為過去種種各種不同在變化中、轉變中、異變中的無限可能性所造就。我不知道今天的我是好還是不好,同樣之於企業也一樣。我沒有辦法說現在做的事情就一定對,也無法說這麼做就是錯的,但至少在綜合評量各種要素之後,我們看起來有些機會也有點本事可以來做看看,然後,最重要的是,我們不是孤單的在做,我們有一群合作夥伴、一群團隊同伴,走在這條路上,互相依賴著彼此,照顧著對方,期望能夠讓對方過的比自己更好,這一切,是不是我們想要的,也許時間會證明一切。

 

一如過去一樣,「我」還是存在,只是這個「我」裡面,多了更多不只是「我」的想像,也為了滿足各種不同期待與期盼,「我們」不再只是如此,工作也不會像過去那樣一成不變。所謂以不變應萬變的時代,在我們第一線打仗的世界裡,只有反覆快速的改變與修正,才是真正的不變。因為,當應付外界挑戰持續變化成了一種習慣,快速轉變作戰方式也不過只是一種習以為常的備戰狀態。變,那就是眾多變化中的一種不變。

 

計畫,不是趕不上,而是人類不是活在計畫下的產物,因為我們是活生生有自主性以及靈性的人類,我們難以受計畫控制,且活在當下,活在被情緒驅動的世界裡,靠著非計劃性的本能與直覺,活著並征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