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別人認同你的專業?閉嘴,做事。

FB1403B90B

 

曾有一段時間,我找工作不是很順利。不順利的理由不是因為能力不夠,而是因為無法被對方公司信任。這段往事距今大約十一年前。我以前也曾是個很愛抱怨公司、抱怨老闆、抱怨同事、抱怨工作、抱怨客戶的人。那段時間我所做所為,在身邊朋友看來,擺明就像是個只會自怨自艾,怨天尤人,怪東怪西誰都怪就是不會怪自己的失敗者。

 

當時的我沒有察覺到為什麼工作怎麼找就是不大順。面試時相談甚歡,對方也很重視我所做過的專案與成果,幾度以為面試應該是百發百中。可是實際上,真正面試錄取的工作卻不多,我不知道原因,僅只是以為沒有緣分,應該有能力比我更好的人錄取才對,沒有多想,摸摸鼻子就算了。只不過,這種狀況持續了好一陣子,著實讓我完全摸不到頭緒。 無獨有偶,那幾年在我身邊的朋友,如果就現在回憶當年狀況,我可以很明顯的感受到朋友們避我遠之。我天真的認為是因為他們工作很忙,沒有時間理會我,在他們蒸蒸日上的事業裡,沒有多餘的時間跟我多做朋友。可是每當看到他們在部落格分享出遊、聚餐的照片,心裡面總會有個問號,問著:「為什麼沒有找我?不是好朋友嗎?怎麼照片中沒有我的影子。」

 

我變得越來越孤僻,越來越沉溺在線上遊戲的世界裡。我逃避現實,不想面對哪些嘴巴說是朋友,私底下卻不把我當一回事的人。我以為可以靠著不去想、不去看、不去碰,來躲開這一切,但所有我想逃避的就像是噩夢一般纏著我、跟著我,不論我怎麼去思考,那些被人孤立、排擠的情緒顯得更是強烈,而我就只能無助的被情緒給吞沒。

 

所有的事情重複了好幾年,身邊的太太也跟著念我好幾年。她曾跟我說:「你脾氣要改一改,再這樣下去你不僅是工作沒有,朋友也會沒有。」我沒聽懂她的意思,我只是回:「脾氣哪有什麼不好?做該做的,有什麼不對?」她很氣,她說:「你就是這樣,聽不懂別人在說什麼。你有你的苦,別人有別人的,每個人都有,你不懂得把你的苦收好,別人也不會想要吞掉你的苦!」 她氣著跟我說完後,我只是靜靜的躺在床上,想著到底我們倆之間出了什麼麻煩。某日,我去一位好朋友的公司拜訪,恰巧因為是失業遊民的身分,能夠趁機到處走走晃晃,於是藉機去朋友公司看看他們經營出來的一些成就。或許,也能夠用這次去拜訪他的機會,聽聽他對我有沒有什麼建議,甚至是探聽他們公司有無缺人的工作。

 

那天,我才踏入會議室,他就說:「你等我!等我,我現在在忙,等我個三十分鐘。」我點點頭,順手就拿出筆記本寫寫腦袋裡的想法,翻開旁邊的雜誌,看了一陣子。三十分鐘過後,他還是沒有進來。又過了十多分鐘,他終於進來,才把門打開,他說:「再等我個二十分鐘,事情太多還沒有處理完,等我!」然後他還沒聽我回應人就離開。

 

我足足等了快要兩個小時,才跟這位朋友碰上面。他好不容易坐在我面前,他很急促的說:「快!怎麼了?有什麼事情要跟我說?快!沒有的話他就要去忙了。」我沒有意會到他的態度帶點不耐,我很快的說:「不好意思百忙之中還來打擾,今天來是想跟你請教一些事情,像是你們公司怎麼樣,或者是說現在幾位朋友在你們公司的狀況好不好。」他一下子就板起臉說:「你是要來閒聊喔?不早說,我們可以找個時間約吃飯就好了啦。」 他示意要我離開,試圖想把我打發走。

 

我尷尬得跟他說:「都認識那麼多年了,好久沒見面,多聊個幾句都沒有空喔,真得很小氣ㄟ!」我有點耍性子的回他。他臉色一變,他說:「不是每個人都跟你一樣沒事做,公司事情很多很忙,我沒有時間跟你在那邊閒聊,更沒有興趣跟你聊什麼八卦或是聽你吐苦水。」我聽他這麼一說,整個人坐在位置上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我:「幹嘛把話說成這樣…不是是朋友嗎?」 他:「就是還當你是朋友才說這種話,不然連讓你在這等都不用了。」 聽了他的話,好挫折、好難受。我沒有想像到不過是一個單純的拜訪,卻會被人用這種冷言冷語的方式給對待。他的每一句話,好像是刀刃一樣的刺到心裡,將我就這麼一刀一刀的切開。我顫抖的問:「你事業有成,現在連朋友都不當一回事了嗎?話講得這麼直,是瞧不起我嗎?」他僅只是淡淡的苦笑,也搖搖頭,好像我所說的一切他無法認同。

 

他說:「你自己知道做了些什麼事情嗎?」我跟他說不知道,大家都是每天在MSN上面互動的朋友,平常也只有閒聊八卦,哪有特別做什麼激烈的事情。他有點無奈的說:「有一間,你去面試的公司,你跟他們聊到我們,然後你很強烈的在他們面前批評我們公司,而且把我們公司說得一文不值,對方甚至把你所說的話,重複在我們面前說一次,我問你,你有沒有說過這些話?」

 

我非常驚訝,完全無法理解,不懂他怎麼會知道這些事情。相當納悶,因為那是我印象中去面試的ㄧ間公司,但我跟對方私下面試的內容,怎麼會被朋友得知。他又說:「你以為在外面講我們公司的事情我就不會知道嗎?我跟該公司的總經理是好朋友,他說你去面試的時候講了很多我們公司的壞話,而那些壞話我還不知道你事從何得知,結果你卻說的像是煞有其事一樣。」

 

當下我沒有辦法做任何反應,腦袋裡怎麼想就是想不起來到底是跟哪一間公司說過。但我承認,他所說的那些內容,我曾有印象跟某幾間公司的人說過,甚至在說的時候還加油添醋。他沒打算停,繼續質問我:「你還跟一位朋友說我們的作品跟專案是抄襲別人來著,你瞧不起我們,對我們做的事情不屑一顧,對吧?」他怎麼知道?他是怎麼會聽到這些。 我試圖想要在他面前裝傻,但現場的氛圍讓我什麼也做不了。

 

「是…我承認我有說過類似的話…但是那也是我聽來的…我不是刻意要攻擊你們。」我像是個做錯事的小孩,無力的向對方認錯。朋友更氣,他說:「你當你誰?公司你開的?我們公司的事情你都知道?你有在我們這邊工作過?你是真的把我當朋友還是笑話?憑什麼我跟你當朋友,還要在背後被你數落?你做過什麼?你有過什麼成績?你像什麼樣?然後現在來討拍?」 他每一句話,都像是槌子一樣往我頭上重重敲下。 「不…我沒有…我只是想說大家好朋友…想跟你聊聊而已…沒有別的…。」朋友他氣著說:「我不知道你跟多少在MSN上面的朋友講,但你知道嗎?你跟別人抱怨我們公司的事情,有些連我都不知道,搞得別人來跟我問、質疑,甚至你的朋友跟我們公司員工還講起了些無謂的謠言、八卦,這一切全都拜你所賜,你還以為今天來到這邊,我會覺得你把我當朋友嗎?」我低著頭,一句話都無法回應。

 

「你看,這是你MSN的對話紀錄,你一位朋友傳給我看的。他為什麼要傳給我看?因為他們公司要跟我們合作,聽到你所說的,他產生一些疑慮跟擔憂,所以來跟我求證,而我們竟然還要為你這種空穴來風的謠言,耗費時間跟心力去跟對方解釋,你當我們時間很多?你以為我們公司是為了你這種人而開嗎?你也不去檢討一下你自己,還有臉來別人公司拜訪討教。」他氣到不行。

 

當下,我無言以對,朋友每一句話罵到我心裡,全都是我咎由自取。我難過又尷尬的,站起來想要離開會議室,為這次所帶來的傷害或是任何的不愉快畫下休止符。他看我要走,講了一句:「你工作會找不到,不是因為你能力不好,是因為你管不好你的嘴,你被很多人探聽過,你的評價普遍不好,不是只有你才有朋友,我們的朋友不會比你少,而你不懂的地方是,我們很在乎公司所做之事,你只在乎你自己。」

 

我離開後,回到家痛哭失聲。我終於了解,原來幾份工作相談甚歡,可是卻沒有被錄取的理由是因為我在外面說的話,被人認真檢視、解讀。我以為是閒話家常的八卦,變成中傷他人公司的謠言。我以為朋友不理會我,是因為他們忙,但事實上卻是這些被我當成朋友的人,都成為了間接被我傷害的對象。我沒有管好自己的嘴巴,將那些碎碎念,變成了我生活中的娛樂,自以為娛樂到自己及別人時,其實真正被愚弄的人才是我本人。

 

後來,該位朋友始終不願意原諒我,也在那次之後封鎖MSN通訊的管道。我看著MSN上的列表,少了一位我曾經很看重的朋友,他從此不再上線。我後來才理解,原來名單上,越來越多灰色名字的人不是沒有上線,是因為他們再也不想跟我連上線。而那些每次我羨慕、期待的聚餐,之所以我不在裡面的原因也是自找的,只因我沒管好自己的嘴巴,控制不了自己,無形之中用各種語言傷害到別人。

 

一直到三年前,一次會議場合,我意外的碰到了那位朋友,他現在已經是一間五百人以上企業的執行長。我在會場中尷尬得跟他點了個頭,他也看到我示意一下。我轉身想說趕緊離開,不要讓他覺得不舒服,沒想到他特意走過來,開口關心我:「最近過得如何?還好嗎?好久不見,聽聞你現在越來越好,工作事業都有所起色,很不錯啊。」 我好驚訝,非常驚訝,我想說他怎麼會知道我的近況,順口就問了他。他說:「陸陸續續都有看到你的消息,也從旁得知你很認真的在過日子,而且後來看你寫文章,從文筆中知道你的改變,說真的,很難想像我們快要十年沒有見,你的變化如此之大。我曾經以為你會就這樣一直下去,不會再改變什麼,但現在看你越來越好,真得很替你高興。」我激動的眼眶泛紅。

 

他拍著我的肩膀,說:「那時候,話說的難聽,是因為很氣,非常氣,但會氣是因為把你當朋友,很重視你這位朋友,而你來之前,我跟幾位朋友就討論過要不要跟你開誠布公的說,有人反對,有人則是支持。我想,誰都不願意當那個敲醒你的人的話,那就我來做,也許你會恨我一輩子,但在我心中,你的才華與能力不應該被個性給浪費掉,不如就當一次惡人,讓你恨,看看你能不能想通。」

 

他話還沒有說完,我眼淚就不禁潰堤。將近十年,我以為他再也不把我當一回事,想說這位朋友就跟我斷絕關係。沒想到他還是默默低調的在關心我,甚至還夠過客戶、同事的管道,私下轉介紹一些案子過來支持我,在我創業開工作室的那一年。他對我這麼說:「朋友一輩子就幾個,是朋友的,告訴你這麼做是不對的;不是的,就當你是個笑話,笑笑就過。」 「我要告訴你,你不應該是個笑話,你是個能做事的人,只不過不要被你的缺點給掩蓋住了你所有的優點。」

 

我終於明白,人生中大部分麻煩都是自找的,特別是禍從口出感受尤深。在那青黃不接,要上不上,要下不下的階段裡,眼前世界就像是看霧裡的雪花一般模糊不清。不論怎麼做,都難以清楚去界定範圍與邊界,以至於可能很多認定觀點不確切的狀態下,常常做了不適當行為或言論。這些脫口而出的內容,無法準確描述事實導致與現象有所落差,最後這一切的後果,會像是退潮之後的海浪,再次狠狠的向身上打來,只不過那個痛,是痛徹心扉,難以承受之痛。

 

想要別人認同你的專業?閉嘴,做事。自然就會被人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