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後,當了老闆才明白的事

DOT1T5II2J

 

從朋友的貼文看到這句話:「他媽的總經理給你們做好」。我承認,某些時候心裡面也會冒出同樣的想法。

 

以前,我受雇為員工時,大部份找上來的工作,我會喊煩、喊討厭,然後還會喊著要老闆放權、授權,想盡辦法就是要讓自己的工作進入屬於我期盼的舒適領域裡。我不懂要老闆相信、配合我是一件多難的事情。因為,我認為在工作上,我做得比老闆多,我接觸的事情也比老闆多,做都我在做,但你這老闆就是不懂我在做啥,成天只會在那鬼叫。

 

我曾這樣想:「既然都身為老闆,薪水一定也不錯,日子過得好,爽爽的,只需要出一張嘴,事情自然就會有人來幫你做好,而出問題的時候,還可以暢快的罵員工。身為老闆,真是拉風、威風。」接著,我就會帶著一點不是很正常的心態看著老闆,或許是那麼多的酸葡萄心理。不做員工改創業之後,那種心態的變化,天差地遠。

 

「公司為什麼要支出這筆錢?是因為什麼必須花費的理由?」

「買東西的時候可以替公司想想,多少省一點這應該的吧?」

「要給員工福利一定行,但這些用完就亂丟的東西已經是浪費吧?」

「為什麼滑鼠一定要用無線?一直換電池不環保又很浪費錢吧?」

「公司要發薪水了,跟客戶請款的狀況不理想,業務怎麼沒主動催?」

「員工請假不是不行,但做不完的事情沒有交接,產能不佳怎辦?」

「到了發獎金的季節,要怎麼讓那些表現尚可的員工也能獲得鼓勵?」

「座位會不會不舒服?位置太小影響工作情緒要怎麼去改善?」

「員工對公司不爽,離開之後可能在外面放話,要怎麼溝通才好?」

「近期財務狀況不佳,很多地方得改善,但同事動作慢要如何改善?」

「薪水就要發了,得再去週轉,之前借的都沒還,對方會願意再借?」

「員工婚、喪藥包個心意過去,但是公司現在有多少預算能分配?」

「有人在上班途中出車禍,現在人在醫院,公司要負擔多少醫藥費?」

「公司資金看起來即將有缺口,似乎得提早開始募資籌錢,但對象?」

「產品研發進度與品質不如預期,要怎麼去加速與改善現有的作業?」

 

各式各樣的問題,隨便要列,可能產出幾百條不是問題。這些問題,都是每天盤踞在腦海裡的東西。當總經理或是高階專業經理人,腦袋裡往往不是今天下班要去哪裡、晚上要去吃什麼大餐、週末要去哪裡爽兩天等,很多都是惦記著公司應該往哪邊去,要怎麼做員工才能更開心,然後,每個月的支出跟收入都要能夠平衡,最後則是報告給股東,告訴股東公司正往一條正確無誤的路前進。

 

每天,就在各種資訊的相互夾擊之下,心裡再不爽,不論是對誰,有時一些氣話、帶有情緒的話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說,特別是對員工,因為說了之後可能會: 「員工聽了後就不爽離職。」 「員工聽了後給你來陰的。」 「員工聽了後就自暴自棄。」 「員工聽了後就分化團體。」 「員工聽了後就亂說謠言。」 經歷完這一切強烈自我思緒分裂之後,左想右想,把心裡的不滿跟不悅吞進肚子裡。因為,建立一個完整的團隊很難,但要確保這團隊穩定持續的發展下去非常不容易。不論自己有再多的脾氣、不管自己有再多的不悅,身為總經理永遠得負起最大的責任,在一陣痛苦、糾結、矛盾、衝突過後,回到原本的世界,繼續探尋適當、適切的作法,而這些事情說再多,都很難要員工同理心的去看待。畢竟,大家負責的工作跟方向不同,責任層級也不一樣,很多資訊無法深度貫穿到位。

 

不是老闆不給員工權力,而是權力的背後是義務與責任。身為總經理或主管,有無可避免必須得百分之百承擔的壓力。這種壓力,不是嘴巴說「我能承受」就可以輕易做到。背後有無數各方的想法、期盼與要求。我們知道無法討好每一個人,但在身為主管的世界之中,試圖尋求多方的「Win, Win, Win」是鐵則,不這麼做,將不再會有人願意相信你,也不會有人支持你。許多事情,冷暖自知。

 

回到位置上,不論前面有過多少暴風雨,面對未來即將發生的事情,還是得泰然自若的繼續前進,因為:

「不能讓員工看到我臉上的不安與慌張。」

「不能給員工有一種公司發展的不確定。」

「不能讓員工承受我應該擔下來的責任。」

「不能讓員工迷失自己找不到發展方向。」

「不能讓員工在犯罪之後自責而想逃避。」

「不能讓員工落入責任陷阱之後,深陷其中又無法逃出被活生生吞食。」

 

接著,總經理的角色,才不過只是伸出一雙手,緊緊拉著員工,希望他們可以往更好舞台,同時不要深陷泥沼往下沉,並此,總經理還得站穩腳步,不能被任何的外界力量影響,得盡力確保公司下盤沈穩,不會因為各種市場劇烈的競爭,或是競爭伙伴的攻擊,又甚至是合作夥伴的背叛等,進而被影響,這一切在身為總經理的權責範圍內,無庸置疑,只能做到最好,沒有所謂的盡力。

 

再來,又是一天與員工反覆溝通、協作,期盼他們更好的一天來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