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只有靠自己

75VJAZIQQL

 

文傑的文章,帶來些許感觸。

 

https://www.facebook.com/iamMarketers/posts/902605409778034 

 

有學生問我這陣子為什麼不常授課。其一理由是工作繁忙,除了講課之外,我需要分配更多時間在公司上。特別是這公司對身邊每一位夥伴都格外重要。另外一個理由則是對學生學習成果不彰,心有些疲倦。自我檢敨過後,倦的可能是沒辦法好好把學生帶起來,再者是授課內容不論再怎麼修,還是難以讓學生親身體會行銷工作者一路過來的苦與痛。

 

成為講師以來,總會有很多單位來邀課,各種課程內容五花八門,但常讓我困擾之處在於:「一堂課兩個小時,能學到什麼?大學裡要學行銷好歹也得花個四年,我自己從事行銷工作十多年,很多事情難以言喻。」每當我看著台下的學生,不論程度如何,在溝通行銷觀念時,有些人的表情露出疑惑、有些人點頭如搗蒜,到底在他們心中是否真的能吸收,成為了站在台上我的一大問號。

 

我曾收過類似這樣的授課邀請信函:「耳聞老師您行銷經驗豐富,希望您可以替本單位授課。近期我們有一個新產品要上市,請您給予同仁指教,讓他們能夠在很短時間內,獲得您龐大行銷內功,最好可以因此產品大賣。」我看了後,呆滯了一陣子,腦袋裡浮現的是「這是一堂印度神油的課程,上了之後大家可以被天靈灌頂,立刻神力倍增,腦力提升,能力大幅跳級。」上個課可以這麼神?說來好像我也需要。

 

幾年下來,我發現真正能悠遊於行銷領域裡的人,本來就對行銷是有熱情、熱忱。上課,對他們來講只是找尋思路轉換的另一種可能,而不是答案。除了這些人之外,其他大部分來上課的人,主要希望可從課程中獲得答案,不論這答案背後的問題是什麼,他們認為課程目的不外乎是解惑。解決心中那個「沒有辦法做到公司要求的目標以及被設定的業績壓力。」點破了。答案背後的問題沒有深度,不外乎就像是求神問卜一樣。

 

「財神爺,可以保佑我本月業績達標或超標嗎?有達標的話必當重金還願。」 說起來,站在台上的自己,沈澱反思過後,真的活像個神棍一樣。向神明許願沒有靈驗,自己還會摸摸鼻子,找些自己能接受的理由,不論已經捐贈多少,總是能夠找到自我安慰的語言。但上課卻不是,有的人來上課,希望三小時以內的課程就可以吸收到你十多年來的專業技能,特別是硬要聽各式各樣的案例,深度進行解析,探討該案例過程中的種種。但我必須說句良心話: 「你聽得懂案例就會做的話,你的老闆也不一定支持你。你的老闆支持,公司也不一定有錢。公司即使有錢,你的環境與周遭相關工作的人,不一定具有相應能力來執行做出相同成果。」

 

所以我常會在課堂上說:「上課堂課之前,先在筆記本寫下你最近要做的行銷案例,然後在聽我的課程之中,把一些我分享到的做法寫到執行項目裡。一條一條寫進去,藉此找出自我探索的脈絡,透過不同的人、不同的做法、不同的思維,替你找出一條跟自己過去不一樣的路。這才有可能前往到不同地點,看到不同的景色。」可惜的是,絕大多數人沒有抄筆記習慣,課堂後直接點名抽問,當下就會有人立刻忘掉前面曾說過的內容。

 

我一直認為,學習是自己的。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可是最近的感受是:「做媒婆還得要包生包養包吃包住。」然後,媒婆真的好心做一堆,做到出汗,被嫌到流汗。學習,只有靠自己,靠別人真的等著被人超渡比較快。因為當你還在徬徨猶豫時,那些稍微用點心的人,輕輕鬆鬆就巴過去,讓你連車尾燈都看不到,而你如果還在怪旁邊的汽車教練教得不夠好,說實在話,今天即使是行銷大師「飛利浦科特勒」在你眼前,你一樣當他是個無知沒用的老頭。

 

最後,分享近期的例子。我太太近期換了份新工作,順利到新東家。曾為一家銀行的投顧公司高階主管,掌管公司所有營運、產品、銷售、市場,時常要面對國外基金公司,還有幾間國內大型法人機構,手上掌握公司一年近百億業績。她,到職至今兩週,這兩週,她每天晚上上網找資料,寫筆記,不過才兩週,她寫滿兩本筆記本,四處去找各類稅法、會計、金融、財務領域的老師,到處詢問她那行內的一些知識。 她每天熬夜,苦讀該行內的產品。我昨天問她:「妳到底在看什麼得花如此多時間?」她回我:「銀行有一千多種金融產品,我要全部背下來,還得設計出各種最佳化的投資組合,然後建立跟客戶溝通的話術。所以我不得不將所有產品特質以及市場現況資訊整理出來,才能瞭解到客戶是如何選擇產品,而我們又該怎麼給客戶最適當的建議。」我看了看他們產品規格書,兩大本厚厚的,接近百科全書的厚度,裡面滿滿都是各種圖表與文字。

 

當下我嘆了口氣。 她問我:「幹嘛沒事嘆氣?」我說:「妳都已經是高階主管,照理來講妳只要指揮公司的同事去做就好,可妳卻願意花費這麼多的心力,投入如此多的時間,在別人玩樂的時候認真研讀、在別人休息的時候不放過機會學習、在別人偷懶的時候用力多做一些,妳真的太過認真,壓力不會大嗎?」她有點無奈回:「不論我是什麼職位,對我來講剛進公司就是個菜鳥,我能不能帶給公司最快最佳的戰鬥力,那是我的責任,我沒有理由要公司等我,所以我只能盡快的跟上公司腳步,想辦法讓自己不要拖累公司。」

 

她一句話,講得讓我好心疼。如果,來上課的同學,能像她如此投入,或許當講師的我,會投入相對時間在此領域裡。她補充說:「前幾天被一位同事問倒,當下就覺得好丟臉,然後總經理要策略,一時之間想不出什麼最好的策略,那瞬間覺得自己還有很長一條路要學習。不能輸,心裡冒出這念頭後,我就知道得趕快去找老師補習,然後在最短的時間內設計出一套能讓主管接受的市場策略方案,還有不想給同事漏氣,我得把產品全部背起來。」

 

相較於她對工作的責任感,以及她自認專業領域還不夠的企圖心,日以繼夜學習。幾週下來,每天就像是在準備聯考一樣。我感嘆的是,授課至今為止,少有如此用心學習的學生,甚至連工作的同事或夥伴,有時好心出題目跟功課讓他們去思考,也常像是石頭丟入大海裡,一聲不響的就消失。雖說每個人嘴巴上都掛著:「我要來學好行銷。」但我最常問他們的卻是:「你又願意為了學好這些事情付出多少代價?多少個夜晚不睡覺?多少個犧牲掉與朋友玩的日子?」

 

學習,不可能光靠幾個小時課程就能立刻產生功效。關鍵在於長時間不間斷累積,直到有一天回首過往,發現工作上所有做的一切,其意義都來自於日積月累的過程,最終,做得夠多、跌得夠多、死得夠多,才能得到的夠多。

 

事事均等價交換,想要什麼就得拿什麼去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