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事,但就是要有人去做

dreamstime_xxl_7750305

 

「紀香!你做這事情太傻了!你們要做這麼困難的事情!太傻了,這件事情一點都不容易,以前沒有人做到,為什麼你還願意去做?」朋友一句話,充滿著無限問號。我還是老話一句:「越傻的事情,我越是要做。不是非我做不可,而是我知道有些事情明明就可以更好,但我們卻放縱自己不讓它好,最後付出的代價是大家一起在同個圈子裡磨難受苦,最後再來抱怨為什麼事情沒有變好的可能。自找的,這一切都是自找的。」

 

最近談企業合作,合作類型小到轉介案子,大到上千個場域與連鎖通路的整合。整合什麼?整合系統、整合技術、整合業者、整合商業模式、整合銷售價格、整合服務水準、整合銷售通路,各式各樣的東西要整合,弄起來格外複雜與困難。有時候,痛苦到會很想放棄,甚至想要轉個身,回頭做點簡單的事情,何苦把自己弄的這麼累、這麼痛、這麼的裡外不是人。

 

合作夥伴問我:「你選了一個大家都認為最難做,也沒有人想去做的事情,為什麼?你看上什麼?」我回他:「數位廣告產業值得更好,客戶值得更簡單又直覺的服務,我們值得一個更有趣有又想像力的未來。如果,因為一個人的傻傻推動,可以替這產業帶來一點點的變化,讓這產業稍微長大一點,並且給予每個人全新不同的想像空間,這不就好事一樁?」朋友:「但賺得到錢嗎?」 「賺得到!當然賺得到!因為,大家賺我就跟著賺!」 朋友不懂,他問我這傻子:「為什麼你覺得會賺得到錢?」我:「這不是覺得,而是一種執著,不純粹是相信,而是一種覺悟。」朋友:「什麼?」我說:「我們常常講,台灣在過去二十年,曾有機會做好一些事情,有許多不錯的開始跟發源,但卻在這二十年間慢慢磨耗掉,只不過,當我們現在依舊抱怨著現況與過去,並不會改變我們的未來,只有活在當下做出改變,未來才有機會不同。」

 

「賺錢不難,難的是怎麼做到讓大家都有機會賺。而且,要大家賺的有理,花錢的人也要花得心滿意足。而不是片面的取、要、索。真正關鍵在於我們談了多年的生態圈,可卻只聞樓梯響不見其人。問題就是大家只計較本身的短期利益,忽略長期發展下來應該打好什麼基礎,用這基礎來經營更大的可能性,好比像是數據分析,各家號稱有著龐大資料,但真正能將資料落實下來變成有商業含量的產品,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可是,擁有資料的人又不願意打開門來思考,關起門又做不出東西,事情就卡著沒得前進。」

 

「那你也太瘋狂了,選擇這種複雜的題目,我光看到你們做到數位電子看板的人臉辨識,再到你口中的數位看板DSP,這根本就是瘋子才會想的啊!」朋友激動地說著。「我沒有打算每件事情都自己來,所以我把上中下游的廠商各家拉在一起,試圖把大家變成一個生態圈裡面的基準點,然後想要打造出一個公共空間,開放API、開放軟體、開放標準,將大家想要的生態圈先做出個基本門檻,讓大家進來後可以各自選擇想要發展的方向,自然而然的就有可能朝向生態系去發展。」

 

「你這樣不切實際!太笨了!」朋友他不大認同我的做法。我跟他說:「我可以現在停下手邊的事情,去做那些大家都在做一樣的事情。我有把握能做得比他們好,賺錢可能賺的比他們多,甚至我認爲兩年內公司就可以超越現在大部分檯面上的公司。可是問題在於,當我跟他們成為競爭對手之後,我削弱了他們的能力,但我並沒有在這產業上帶來任何的幫助,反而是讓原本惡劣的環境,因我刻意的搶奪市場,或許會造成一些不必要的變化跟劣化。」

 

「錢財,取之有道。過去幾年帶給我最大的教訓在於不要把大家當成敵人,而是要變成朋友。純粹的朋友,那就只是朋友,彼此之間很難互蒙其利,相互間難以找到交集,然後就是不了了之。可是要做到錢滾錢的唯一方法就是跟你合作的人都賺得到錢,再從他們賺的錢中分到你該有的,自然而然地你的錢就會因為他們做得更好變得更多。」「是他們需要我比我需要他們還多!我們要做的就是成為大家需要的夥伴!不是競爭對手!」換我激動地說著。

 

我沒有想過什麼了不起的大事業,只是不願意輕易向市場帶來的困難低頭。特別是今年事業發生了點轉折,我們從原本數位廣告市場,觸角不斷延伸再延伸,走到了我想都沒有想過的領域。我說:「對你來講,看起來也許很傻,但如果我們想要停止抱怨環境與周遭,我們要做的是捲起袖子真正做點事情,然後別再只為了自己想,要為了長遠的發展去想。想什麼?想得是在這場合作賽局裡,每一個夥伴可以獲得什麼利益,彼此之間又怎麼協作成長。」

 

一位董事長曾跟我說過:「你要能幫別人賺錢,別人才會為你賺錢,你只為自己賺錢,沒人會替你賺錢。」 當時不了解董事長的話,感覺有點饒舌。現在慢慢理解。「當你計較別人盤中的每一分菜,眼巴巴地看著會全被人看在眼中,不會有人想要分菜給你吃。但如果你懂得分一點飯給人吃時,不論對方心中願不願意感激,你都會因為這個舉動,對你未來的發展可能帶來一些正向的助益。」朋友問:「你怎麼確定對方會如你所想的那樣?」我說:「我不確定!但是我很肯定的是大家要是不牽手合作,什麼東西都只想靠自己自幹,那你事業發展阻礙的天花板,就是你自己本身。」

 

「事業想要多大,看的是你的世界先能容納多少人。」 我常跟團隊分享:「我們不是超人,做不了所有的事情,也沒有必要都我們來做。當我們願意用Open Source來開發系統,又為什麼不用合作夥伴的技術,跟他們一起在市場中實作、學習以及成長,從他們的技術之中找出我們值得發揮的機會,也從我們所做出來的應用,讓合作夥伴感受到我們豐沛的能量與想法,並且將一些真正好的東西帶給客戶,帶給合作夥伴,進而讓大家在一件事情上,共同成長,又共同分享彼此共有的好。」 講完,我跟該合作夥伴提了個案子,跟他說明我的想法,將整個想法包裝成一個產品,合作夥伴聽後第一個反應是:「太了不起!這你想到的嗎?這東西做起來不難!而且一定有人要,技術也不是太複雜,我馬上就想到有些客戶需要這種產品,你這太厲害了,怎麼知道可以這麼做!?」他驚訝的反映在我預料之內。我回他:「一切都是合作夥伴們帶來的,像是某某技術就是A廠商提供、某某應用就是B廠商提供、某某場景與環境就是C廠商提供,大家各司其職,每個人在自己責任優勢範圍內做出最大化的表現,產品就這麼出來了。」

 

話還沒有講完,合作夥伴隨即提議要我們到他們公司進行一次更完整的提案,希望該產品能夠成為他們公司今年主推項目,同時再推廣給他們其他的合作夥伴。他不斷說:「你怎麼沒說你在弄這麼厲害的東西?我起先聽你講在做的事情還覺得你很傻,現在覺得你實在太不簡單了。」我回:「也是因為我們先做了那件很傻的事情,才知道我們有沒有能力往這條路去做,可也因為往這條路走了,才發現這裡面暗藏的機會太多,只是很少人深度去發掘淺藏在其中的寶藏。我或許只是運氣好路過撿到,也許換了個人一樣傻傻地像我闖進來會得到類似的東西。」

 

直到今天為止,我不能說做這件事情一定是對的,也不會說怎麼幹就正確。但我只知道一路走來,不會只有一個人,而是一群夥伴,一群你認同我,我也接受你的夥伴,然後,互不算計對方,只是一個共同目標,清楚地往前邁進,執著的將原本認為對的事情,堅持去做,慢慢或許會看到一些開花結果的可能。哪怕這件事情本身最後的結果是錯的,但我們也做對了一件事情,那就是: 「我們證明了這件事情不對,所以還有改善轉換調整進步的空間。」

 

雖然看起來傻,但也因為傻,才有不顧一切的勇氣去闖那些可能別人不願意進去的領域,因此這樣看到前所未有的景色。或許,我們都在等待一些需要被驗證與證實的成果,這成果只得從大量嘗試之中,探尋摸索著那麼一丁點的可能。就是這麼一點可能,得以蘊釀出更為豐富飽滿的果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