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不要隨便對一個人說「我懂你,加油!」

NAR9WDBE05

 

因為你不是真的懂。

 

日劇「心理醫生。倫太郎」裡,對男主角最沈重也難以釋懷的心理癥結點是他於某一天,一如每天平凡一般的某日,對著患有憂鬱症的母親隨口說出:「加油。」造成母親因無法持續承擔獨自照顧家庭的責任,導致心裡糾結過意不去,而後走上自我結束生命一途。倫太郎自那天之後,活在懊悔日子中。他後悔不斷責備自己,咬死著自己:「如果那天不要跟母親說加油的話,或許她就不會因為肩負著照顧家庭的重責大任,壓迫著已經憂鬱的心情選擇自殺。」 「媽,你不用再加油,累了就放棄。沒關係,放下擔子吧。我們會照顧好自已。」倫太郎後悔沒有跟母親說出這句話。

 

2005年時,在聊天室認識一位女生。當時我精神狀態不是太穩定,對這世界充滿憤世嫉俗的念頭,情緒滿是負面能量。每天晚上的紓壓方式不是玩線上遊戲就是掛在聊天室裡,抱怨外界對我不公,藉此抒發情緒。聊天室裡,要找到跟自己很像的人不難,我輕易找到一位跟我類似的人。她同樣恨這世界,看這世界看得很痛苦又非常黑暗,常常吵著想要自我了結生命,怨恨著她的父母親不懂她,不了解她。

 

一如所有三百六十五個平凡日子。我在聊天室裡遇到她,又聽她批判公司、朋友、家庭。她激動著把視訊打開,向我哭訴她對外界所有不滿,破口大罵之後,隨即而來的是大哭,毫無保留痛哭。我常對他說:「我懂,我了解妳,我跟妳一樣,我們都是這世界被遺忘,不被重視的人,沒人在乎我們,活著就跟死的沒兩樣,或許死了還更好。」不知道同樣的話我們重複幾個夜晚。最後,每次到了深夜道別,彼此總會互相打氣,互跟對方說:「加油,我陪在你身邊!」

 

直到有一天,她一如往常的進入聊天室,一進來就要求我開視訊。我才剛打開來就聽到她跟男朋友吵架,吵到分手,而她的父母對她的狀況冷嘲熱諷,令她徹底崩潰。她邊怒吼又邊哭鬧著。鏡頭裡,我看到活活一個人,像是在地獄裡一般掙扎扭曲。她講到激昂處,脫口說出:「你要不要跟我一起死?我們都那麼熟,你也常說活不下去,一起死好不好?既然你懂我的心情,我們死了就解脫,幹嘛在這世界繼續苦撐?有什麼理由再這麼痛苦呢?死吧,一起死吧!陪我好不好!」

 

她的要求,讓我頓時不知道該做何是好。我以為只是聊天室的閒話家常,沒想到長期下來,我變成她情感投射的對象。我的付和,成為她選擇自殺的精神糧食。持續累積之後,她的精神與我相羈絆在一起,深化她在負面情緒上的能量,結果我變成她走上自殺一途的幫手。當下,我拒絕了她,立刻跳出聊天室。但忘記她還有我的電話,她一看我離線,馬上撥電話過來,她開口就說:「不是說好要一起死嗎?你逃避幹嘛?不是怨恨這世界嗎?為什麼要苟延殘喘?死吧!一起死吧!」我二話不說掛上電話。她又打來,幾次之後她說: 「你不陪我死,我就死給你看!讓你背負著我死去的罪孽!」

 

我驚訝害怕,拿起電話報警。接下來,我再次看到她就是在新聞上她鬧自殺跟警方僵持的畫面。我害怕到不行,沒有想過事情會鬧得這麼大,也從未想過她會真正的自殺。我自己更沒想過要自殺,以為只是在網路聊天室的閒話家常,竟會成為她點燃自殺念頭的助燃劑。後來,她順利被警方安撫,而我也被警察找去談話,聊到過往曾談過的一切。甚至還去看心理醫生,對我們來講,雙方的心靈都遭受嚴重衝擊,我無法接受自己,沒辦法認同自己所作所為。對眼前所發生的每一件事情,感受相當抽離與迷茫。

 

從那天之後,我再也不敢上聊天室,害怕跟人們講話,一度陷入自閉。 現在,我常跟朋友與團隊們說:「不要輕易鼓勵一個人,更不要隨便對一個人說加油。因為你不是他,你不知道他聽了你的話之後會有什麼反應。可是,我能夠跟你確定的是,當你鼓勵他,令他誤以為做得到,他也自以為能做得好,但他沒有做好,因此換來責備與磨難。特別還是被你罵時,他會將情緒投射到你身上,怪罪到你,並且抱怨著你!」他心理可能想著:「都是你跟我說做得到,我也聽你的話去做,可我沒有做到卻還要換來一頓罵,能怪我嗎?誰不犯錯?明明知道我沒經驗又讓我做,擺明不就要找我麻煩,欺負我嗎?」

 

人們,很容易將自我情緒投射到對方身上,這是一種情感上的依賴與補償作用,特別是自身有明顯性格缺陷,無法進行自我修補時,會由別人身上找尋替代、替補的元素,用來滿足自我性格缺陷上的不足,從中獲得情感上補貼,換得良好自我感受。這種情感置移或投射,往往會成為人與人產生摩擦時,心中永遠無法解開的糾結,嚴重點可能還會變成強烈的情感羈絆關係,將精神與感覺同步,放大對方反應,產生更為強烈的行為反彈。

 

一如此次的八仙塵爆事件,我完全不敢跟那些受傷的人講加油,最多只能默默為他們祈福。因為我不知道當此事發生在我身上時,該要如何去面對那些可怕日子。而這日子,只有我一個人才知道有多苦,苦到想要結束生命,苦到痛不欲生,苦到好像是走到世界末日,只想找個人陪我一起了結所有一切。那種感受我不懂,此生也希望不用懂。可是已經碰上、撞上的人們,他們的人生從現在開始會換了一個完全不同面貌,世界變了調,在這個世界之中,外界的人不會懂,很難懂。除了他們之外,其他人全都是局外人。

 

看個潰爛的皮膚、毀掉的臉孔、摘除的四肢,各種令人光是想像就覺得可怕的景色,映入眼簾內,不論是誰都無法輕易接受。這種壓力,絕非一句「加油,我懂你」就能帶來幫助。而是換個角度,得真正接受事實,用全部生命力量去接下這一擊人生前所未有的重大衝擊。是否可以接的下來,全都是未知數,旁人的每一句話,稍有不慎都會成為當事者心中最沉重的包袱與痛苦。現在,他們需要的不是你言語上安慰,而是靜靜的,以行動代替語言,默默跟他承擔所有痛苦,陪他一起哭、一起痛,然後你得比他更堅強,跨入他的世界,站在他的視野,感受他所有感受的全部。

 

然後,再苦,都要吞下去,用行動來讓時間證明,你真的懂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