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以選擇自己想要變成什麼樣的人

你也可以不一樣,醜小鴨變天鵝

我,醜小鴨。

 

「我是個醜八怪」這句話,也許聽在很多人的耳中相當刺耳不舒服,但卻是我實實在在的人生歷程。

 

因為瘦、因為白、因為矮,從小在別人眼中,我就是個看起來不討喜的小孩。比起同輩親戚們,長得帥氣、漂亮以及優越的成績,我在家人眼中,一直是個很怪又不長進的孩子。特別是老媽總愛拿我跟其他人比較,常常把我說得一文不值,無法讓她有面子,直到我曾表達想轉性後,此事變得更加劇烈,家人對我的負面觀感卻趨強烈。

 

同學間,總會有幾位特別受歡迎的孩子王。他們看起來英俊、美麗,而我一個怪小孩,常常被拿去當對比。同學們毫不介意的虧我:「娘娘腔、人妖、變態、同性戀」等。學生時代不受歡迎,常常只能靜靜窩在一旁,看著別人風光的社交生活,心中滿是羨慕。可我心底卻很清楚自己要的滿足遙不可及,那是個光是想像就已算奢望的年代。

 

我只有在打躲避球的時候,最受同學歡迎。

 

國中時,同學們開始注意外表,大家意會到打扮的重要性。再到專科之後,同學更是在意自己在別人眼中的樣子。我也是,只不過我的樣子,看起來與別人格格不入,然後越是想讓自己符合女性的外表,越是引起別人負面觀感,這種就像是雙面刃一樣。不做,自己過不去;做了,別人過不去。

 

直到踏入社會後,深刻感受到社會對「外貌」的要求。人們不掛在嘴巴上,可是卻在有意無意之間,不經意的流露出對人外在觀感。雖然同事或朋友不當著面說,卻會在私下談論著。有一次,我在上廁所時,聽到同事談論著:「你看公司來了個人妖,長得好醜,打扮起來很怪,看了讓人很不舒服,也不照照鏡子,醜成那樣真不知道是哪來的自信。」

 

我崩潰的在廁所裡痛哭,哭得越激動,越是壓抑。

 

後來到了廣告、行銷公司,有許多機會需要對外溝通。我好怕,好擔心人們怎麼看我,但既然要對自己心裡傾向的性別誠實,那也得對自己所害怕事物面對到底。於是我選擇用心所嚮往的面貌對外,不論發生什麼事情,都得承擔與忍受。只不過,心所遭受的折磨,是一刀一刀小小的劃著,慢慢的將一顆心畫得殘破不堪。

 

直到有一次公司主管要約聚餐,獨缺我沒受邀,不解之餘,耐著性子問主管:「為什麼不邀約我…?我有做錯什麼嗎?」主管回我:「你這樣子,跟大家聚餐會帶來困擾,你不想帶給同事麻煩的話,應該要有自知之明,不要跟在大家身邊,特別是你長得不好看,打扮成那樣子,會讓身邊的人有壓力以及不舒服。」

 

我回到家,把房門鎖起來痛哭,耳裡聽不進任何安慰語言。

 

「如果,選擇的代價是承受,那我要將這些難堪的承受,轉變成喜悅,讓我的選擇不再那麼被動般廉價。」我認真研究自己與別人的差異,試著找出同樣是五官,我為什麼沒有辦法給人一種舒適或是平凡的感受,反倒會令人感覺不悅、不快。那時候,過得很痛苦,非常難受,因為我試圖否定掉自己的全部,拒絕自我存在的意義,過度在意所有外界的觀點。

 

我開始學習打扮技巧,練習怎麼化妝。還記得有一次,為了把妝化好,一天上妝、卸妝數十次,不斷嘗試各種妝容,每一次畫完妝就拍一張照片,每一組照片反覆與雜誌上的人相比較。但這麼做,卻無法完全改變我帶給人們的感受,因為那一張突兀的臉孔,映入他人的眼中,是多麽的不自然與不協調。

 

過度在意外界眼光,太過在乎他人感受,反而失去自我。我以為自己活得自在,但事實卻是我給禁錮在別人眼中,因為我的不協調從沒有消失過,臉上的所有不自然,依舊硬梆梆掛在那。身邊同事或朋友,即便沒有特別說什麼,但卻看得到人們特別青睞長相姣好的人。我不甘願自己做了這些努力後,還是獲得不了肯定。一股不願放棄不想認輸的心情燃燒著。

 

「如果,我還能做出選擇,那我該怎麼做才能比起現在更好?又或者是如果可以不顧一切的代價,我又能變成什麼樣的人?」腦海裡閃出這樣的念頭之後,沒有一天不想這事。我看著電視上的明星們,我自言自語地問著:「要怎麼樣才能跟她們一樣漂亮?要怎麼做才能像他們,哪怕是十分之一都好。」執念變成了執著,自我要求到一個極端病態的地步。

 

「整形吧!這是一條路,不做,沒有,做了才知道會不會有。」我對於外表的執著,因為病態的極端想法,再加上無法釋放的壓力,於是有了動刀整型的念頭。但,勇氣不是說來就來,從小光是對針頭就徹底無力的我,一想到要躺在手術台上,那種恐懼感,不知道該怎麼化解。直到有一天,看了某個節目提及:

 

「要是你知道一件事情做了會讓自己更好以及釋懷,讓你不再執念於此事的遺憾,那你為什麼不做?為什麼要活在早知道現在這樣,當初就應該做什麼的悲慘世界裡?或許你做了才知道是錯的,但你至少做過發現是錯的,而不會永遠認為這件事情好像要做,可是不知道會不會錯而猶豫不前。」「人生,面對當下的自己,遠離會讓你拿自己當藉口的不堪。」

 

我,決定動手術改變,想讓自己更好、更漂亮,我不想對自己說謊,更不想讓自己在這整段都是冒險的人生中,因為猶豫而失去面對挑戰的勇氣。我動了兩次整型手術,兩次都算是大手術,後來又經歷幾次微整型,然後,我看到與過去不同的自己,也讓自己從將近三十年的禁錮中,第一次解放了自我意識,將一些不知道該不該的包袱給徹底卸下。

 

面對過去許多人生選擇題時,我並不知道自己所做的選擇對或錯,但我清楚知道有些事情,不論對或錯,需要嘗試過才知道是不是真如自己所想。而這些,往往都是一股執念化為執著之後,想像著自己想要的風景是什麼模樣,接下來,不顧一切的往目標邁進,即使遇到挫折與受傷,也不能輕言放棄。不經一番寒徹骨,焉得梅花撲鼻香。

 

現在,我以這個面貌在周遭朋友與同事面前出現,不論他們現在是否在乎我的長相,我不再像過去那樣糾結,或許是因為一步一步實踐自我,心裡所奠定的基礎比起過去要來得更加茁壯、穩定以及紮實。我,選擇傾聽自我,無悔面對每個選擇,真實對待心底呼喚,遵循著最深層意志,堅定篤實,不再猶豫。

 

你永遠不知道做了一件事情後所連帶的後果與代價到底會好或不好,可是老天爺卻是很公平的讓你去嘗試每一種可能,給你機會去嘗試並體驗伴隨而來的結果。這點公平,是所有人都一樣、是所有人都站在同一條水平線上的相同,是不論出身、高低、貴賤,你都有機會能做得比他們更好、更卓越、更出眾,是讓你能踏入滿足自我的門戶。

 

不論你現在過得多差、狀況有多壞、日子有多惡劣,你有機會變得更好,只要你願意做出選擇,並且依循著選擇找到心之所向,你的不好,將轉變成讓你能夠更好的能量。

 

醜小鴨不一定要變天鵝,但你可以選擇自己想要變成什麼樣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