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怕,我跟你一起承擔

不怕,有我跟你一起承擔

接女兒下課,一上車她就痛哭,委屈得好難過。

主動問她怎麼了,她說:「今天轉身的時候,沒有注意到旁邊有同學,手不小心撞到了同學。」她說到這,哭得更難過,我安慰她沒事,她繼續說:「我不是故意的,真的沒有看到他,而且很輕的碰到,然後身邊的同學們就全部『齁』我,大家都覺得我做錯事了,可是我第一時間有跟對方道歉,一直說對不起,但大家還是一直怪我。」

我把車停在路邊,想要安慰那激動的情緒,她止不住淚水的又說:「那個人說要跟媽媽講,要叫他媽媽來學校找我。我真的好害怕,我不是故意撞到他,但是他跟同學之後就不理我,不跟我講話,而且還說要找媽媽來,我真的好害怕。」我不斷的安慰她,但似乎卻無法止住她心的恐懼,她怕到發抖、啜泣。

我再安慰她:「乖,妳先緩緩,老師有說什麼嗎?」她說:「老師說沒有事,叫大家不要這樣,可是大家還是一直這樣做,然後老師一直要我跟對方說對不起,我也說了好幾次,但是他們都還是繼續那樣,我是不是做錯了什麼事情,真的不是故意,而且是真的沒有看到,可是為什麼他們要這樣對我。」

看著女兒難過、看著她哭,心裡越是糾結與不捨。雖說這不算是霸凌,但集體的躁動,對一個孩童所帶來的心靈壓力如此之大,讓我一時不知該怎麼是好,只有想替她緩緩情緒,教她如何看待與面對這些事情。

「寶貝,爸比跟妳分享一個故事。」女兒認真看著我。

「爸比也常常因為不小心,或是沒有注意到,做了一些會讓人不開心的事情,因此也常被人罵,甚至被人冷落跟瞧不起。可是,寶貝,妳知道嗎?爸比有時候什麼都沒有做,身邊的朋友或是同事,他們就會因為各式各樣的理由討厭我、疏離我,不論原因為何,爸比一直到現在為止,也一樣會被人們冷落跟無視,只是大家不會用『齁』對我,他們只是當我不存在,當我是空氣。」女兒看起來注意力被我吸引到了,我就繼續跟她說故事。

「常有人說無心之過不用介意,但爸比跟妳說,那些都是騙人的。因為,人們不會因妳不小心的錯而忽略,反倒會藉這機會不斷找理由、找藉口來刺激與增強你做錯事的挫折感,他們需要靠這麼做來鞏固自己的優越意識,因妳犯錯了,妳的錯就成為他們心中一個記號,一個妳不如他們的記號,一個他們是對的,而你是錯的記號,他們不在乎有心或無心,他們永遠都在等著其他人犯錯,而爸比,常常犯錯,也變成了他們很討厭的對象。」

女兒問:「現在還會嗎?」我:「會啊,當然會。不管幾歲,只要犯錯了,人們嘴上雖說到了歉就沒有事,可是他們心裡有很多話不會說出來,他們只會默默的記在心裡,然後把你歸類在不受歡迎、不被喜歡的人裡面。」女兒聽到這,她又問我:「爸比,那你怎麼辦?大家都討厭你,你不會難過嗎?」我:「會難過啊,可是妳知道嗎,如果我是個無關緊要的人,他們沒有討厭我的意義,妳想想看,妳會討厭一個你完全不想理會的人嗎?」她回我:「不會,因為我就不想理他了啊。」

「寶貝,我不能說那些討厭妳的人,是不是對妳在乎,因為爸比不懂。爸比也不能說那些討厭我的人,他們就會在乎我。可是爸比從小就被討厭到大,直到現在上班,還是有人會討厭我,還會有人說我壞話,也威脅我各式各樣的事情。爸比心情也跟妳一樣會很差,會想哭,會很難受,但你越難受越難過,那也只是讓原本就討厭你的人更開心,因妳過的不好,妳表現出來的只會變差,他們反倒可以在旁邊繼續看妳的笑話,嘲笑妳的的反應越差越糟。」

女兒:「可是爸比,你難過又想哭,那又要怎麼解決?」我:「爸比沒有辦法解決,我只能接受與承擔,就像逼自己吃下最討厭的東西,我只有硬吞,再不舒服只能一口氣吞下去。我沒有辦法改變人們對我的看法,也無法對那些主觀甚至帶有歧視的人,告訴他們我真實想法,因為如果他們在乎的話,或許會來問我,可是爸比長那麼大,從不會有人主動問,他們討厭了就是討厭了,也因此妳有沒有做錯事,那都不是他們在乎的重點,他們就是看妳不順眼,只是藉著妳犯錯的時候,剛好來找妳麻煩。」

女兒心情穩定不少,不哭了,她又問我:「爸比有很多人討厭嗎?」我苦笑回她:「我感覺上很多,因為爸比不懂得交朋友,也不知道怎麼跟人相處,常常講話太直,傷害別人而不自知,又或者是我做了什麼他們不喜歡的事。但就像爸比說的,他們要討厭你是他們的自由,很難改變他們想法。除非你身上有他們想要的、需要的,他們還想巴結你或利用你。不然,當他們討厭了之後,即使你主動去向他們說明、解釋,有些人或許會聽,有些人還是不當一回事。我唯一會做的就是接收下來,放心裏,藏在小櫃子裡,不再打開。」

「可是爸比,他要找媽媽來,我真的很害怕,怎麼辦?」女兒還是很擔心的說著。我說:「別怕,我在妳身邊,我跟妳一起聽聽看對方媽媽要怎麼樣,如果他們不講理,我們就笑笑地回他們,我來幫妳擋對方的亂罵;如果他們講道理,我們好好溝通,順便當聊天。不論如何,妳跟我,都要過完這一天,不管那一天有多差,它絕對不會是妳人生中最差的那一天,這樣想就好了。」